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网络文学 >> 网络原创 >> 情不断梦难了!
  • 情不断梦难了!
  • 来源:原创 作者: 作协网 日期:2011/9/19 阅读:2949 次 【 】 A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600篇》

    第294篇啊, 情不断梦难了!

    ——为重新上网而写

     

        谢君鼓励情一片,久久不见常相念;

        半年别来应无恙,重赴网站与君见。

        闯入网坛半年后突然觉得疲倦,打算从此罢手。于是,写了篇《主啊!再不想作梦也》。本以为“梦”已了,不料它不饶我,照样天天缠着又缠着。

        一向多梦,常常是整夜不息、此起彼伏,其势头近于生命不息、梦呓不止。

        梦中曾有过三种境界:起床后天昏地黑、头重脚轻,晕乎乎黑压压如同“黑云压城城欲摧”,梦后总觉着自己整个晚上都没有睡。非常着急,还怎么工作呢?三溴、安定,甚至氯丙嗪对我也无济于事。这是第一种。

        后来,听说梦不在白天用脑的那半边,左右脑是分工的;而且作梦正说明自己已经睡着了。既然做梦证明睡着了,便放下了思想包袱。既然只用脑子的半边工作,另半边留着做什么呢,它爱梦就随它梦去呗。

        于是虽然一如既往的夜夜做梦,因为没有精神负担,便不再头昏脑涨、晕晕乎乎,不再天昏地黑、头重脚轻了:“由它盘桓由它梦,任尔东西南北风”。这是第二种。

        蒙头转向去何处,忽现桃花三两枝。这是我梦之第三种境界。乱七八糟的梦中,偶尔还颇有些意思,常有梦中有喜悦之情,或是离奇生动的故事,于是我忽生念头,别白白地浪费我的梦,不如把它当成“资源”好好的利用,把那些梦中稀奇古怪故事和点点滴滴的情趣记录下来,变成我的篇章。于是我忽然高兴了起来,梦还可以为我所用,从作文中寻找乐趣呢。于是为自己“打油”一首曰:

        有话难说不如醉,有酒不喝不如睡;

        如果不醉又难睡。宁可以梦当睡醉。

        梦中是睡又似醉,以梦代睡胜过睡;

        把梦中倒四颠三,写写写写写写写。

        我学生年代的梦离不开功课。一次有个政治经济学的考试预习题,准备的时候怎么也想不顺,咦!真意外,一天夜半在梦里理顺了。

        自从工作以后便变成了梦工作,如果梦醒后忽然来了灵感便马上起床,继续那梦中红橙黄绿青蓝紫的挥洒,如同娱乐与游戏。

        退休后的梦几乎都是锅碗瓢盆“交响曲”。买菜、洗菜、切菜、炒菜、吃菜,还自己咬过自己的舌头呢。又有一阵是另类的炒,不是炒菜,是炒那无形的东西——股票;兴奋与焦急,高兴与难过,紧张与舒畅交错,一直到把那“菜”炒煳烧焦才罢手。

        另外一阵子是看古词与古诗,真可谓是:醒时为古人难过,梦里替杞人担忧,之乎者也、风霜雨露,苦辣甜酸、喜怒哀乐,一起奔我来了。

        现在好,真的好,“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既没有精神负担又不必再焦虑了,无需“为谁辛苦为谁忙”,不用再日夜操心,“为别人作嫁衣裳”。

        现在好。人家发人家的财,人家当人家的官,人家创人家的业,人家打人家的牌,人家享人家的含饴弄孙之乐,互不干涉。我则做我的梦,写我的文章,敲我的键盘。既然梦不肯饶过,我便也不饶过梦,把它的点点滴滴全敲击在电脑里,且作“聊发少年狂”。

        也许真有“不了情”这样的东西,躲也躲不开,逃也逃不脱,忘也忘不了,它非扯住我不放。

        一天夜里,我又一次梦中摁着电脑键盘,怎么摁也摁不下去。以为是把女儿的电脑弄坏了,急得一身冷汗才惊醒过来。啊!原来我正躺在“麻将席”上。那是个汗流浃背的夏夜,我的手指摁在麻将席上的小竹片上,难怪怎么也摁不下去呢。

        躲不开便干脆不躲,逃不脱便干脆不逃,忘不了便偏偏不忘,还想方设法牢牢记住呢。于是我继续“游戏”,继续和它戏耍嬉笑下去,只要牢记这句古训:“不戏虐兮,善戏谑兮”。

        只可惜我的梦总是颠三倒四、支离破碎的,笔杆子的功力又不老到,没能力把它编成美丽动人有趣的篇章,只能自鸣得意一番。

        二十多个世纪前的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要求文艺遵循“三一律”: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个完整的时间,一个完整的地点。我那支离破碎的梦怎可能按“三一律”要求呢,怎可能遵循他的“规则”呢,怎可能如他说的这样那样呢。

        不听他的,坚决不听他的。反正他也管不着,“天高皇帝远”,奈何我不得,况且他已经是个古人,早被打人了十八层地狱。我还又是个平民百姓,也不算什么作品,自娱自乐自寻趣罢了。

        万一他梦中寻我,我便与他辩理:你离我十万八千里的一个洋人,我在阳间你在阴曹地府,我能听你的条条框框吗?我还会问他:你知道不知道中国孔子说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哦!他是个智者、哲人、学者,看他的脸还往哪儿放。

        管它是不是大相径庭,管它会不会背道而驰,我偏偏来个“张果老倒骑驴,反着方向走”,偏偏不听他说的什么“一个故事,一个地点,一个时间”。且由我的文章乱麻一团、天南地北、自古到今、模棱两可、似是而非,听从我的梦引导和指挥。

        如果有人追究质问:你这东西不伦不类算什么!我也不管,不搭不理,如果有人说三道四,无可奈何中我便自己安慰自己:也许这也是一种味、一种风格、一种表达方式,或者就算是一种没有风格的风格吧。

        既然不忍分别,便又重新握手,再上网丢一阵丑:

        锅碗瓢盆混半年,魂牵梦绕常相念;

        重新涂鸦把键敲,天涯海角再见面。

    (于06年8月)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查看本文的评论
 相关文章
 芙蓉姐姐访谈:活在自我世界里的怪人    5435 次 2008/3/14
 一封给女网友的信    1663 次 2008/5/26
 眼神    2982 次 2009/2/10
 流行网名PK过气网名    3783 次 2008/5/26
 潘金莲的儿子是……    1933 次 2015/9/8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1187295260@qq.com
  • 电 话:13001130361   QQ 1009068986 1187295260 创作群195592079 文学群167243224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全新打造    网络支持: 中网协
  • Copyright ◎ 2003-2018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