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影视创作 >> 影视艺术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一幕 下)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一幕 下)
  • 来源:原创 作者: 运河杂志 日期:2012/7/15 阅读:1556 次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一幕 下)

     

     

     

        你来我家也一个多月了,我一天三顿汤汤水水地伺候你,这不叫爱吗?你的衣服脏了我给你洗,衣服破了我给你补,这不叫爱吗?你病了我给你煎汤熬药,你累了我给你铺床叠被,你烦了我给你唱小曲解闷儿,这不是爱吗?还有,你干农活儿脚上磨出了泡,我天天抱着你的脚丫子给你挑泡上药,这也不是爱吗?这要不是爱,我一个寡妇家家的,为什么这么精心伺候一个大男人?我闲的没事吗?我天生的溅骨头吗?我浪催的吗?

        周嫂,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呢。

        我不要你记得,我只问你这叫不叫爱?

        这是你对我的恩情。

        恩情?那么你对我呢?你从学校出来的时候,身上只有30块钱,可是你听说我要买个猪崽,一分不留地都拿了出来,这叫什么?

        这是我对你的报答。

        报答?我给你煮了两个鸡蛋,你不吃,剥好了皮硬往我嘴里塞,这也是报答吗?我从娘家回来赶上了雨,你顶着雨跑出山接我,这也是报答吗?我腰扭伤了,你又给我上药又给我按摩,这也是报答吗?

        我这是对你的关心,你不是也关心我吗?

        你是说,这都不是爱对吗?恩情不是爱、报答不是爱、关心也不是爱?那爱是什么?爱是什么?

        爱是刻骨铭心的。

        你是说用骨头来爱?

        爱是轰轰烈烈的。

        你是说扛着炸药包才叫爱?

        爱是要死要活的。

        你是说抹脖子上吊才叫爱?

        爱是说不清楚的。

        你是说疯疯癫癫的二百五才叫爱?

           〔罗明将手中的信又扔进炭火盆里。〕

        你到底在烧什么?

           〔周嫂从炭火盆里抢出烧了着了的信,吹灭。〕

        你在烧信,谁的信?你怎么把这些信都烧了?

           〔罗明依然在顾自烧着信。〕

        我明白了……是她,就是她……

        你在说谁?

        像杨柳青年画一样漂亮的女人,你忘不了她,你怎么会把她忘了呢?

        你在胡说什么?

        她是你大学的同学,比你低两个年级。你毕业留校当了教师,她毕业却赶上了文化大革命,而今还在农场劳动,等待着分配……

      (惊愕地)你?你在说谁?

        她叫秦玉珠对不对?

      (慌了)你……你怎么知道的?

        她来了……

        在哪儿?她在哪儿?

        她又走了……

        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就在咱们举行婚礼的时候。

        我怎么没看见她?

        她在村后的山头上。

        你跟她见面了?

        是她让一个孩子捎信叫我去的。

        她……她为什么叫你?

        她跟我说了几句话。

        她说什么?

        她说……

        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她说……你在挨饿的时候吃过观音土,把胃吃伤了,让我多给你做些软和的饭……

           〔罗明痛苦地低下了头。〕

        她说……你在大跃进的时候,上山伐树把腰砸伤了,受不得凉,让我把炕头给你烧热点儿……

           〔罗明紧紧地抱着头。〕

        她还说……你睡觉的时候常常会做噩梦,总是在梦中叫喊,让我随时帮你翻翻身……

      (扬起一张泪脸)玉珠……

        罗明,你放心,我会照她的话去做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你……你为什么不让她见我?

        她不想见你。

        为什么?

        她说……

        她说什么?

        她已经结婚了。

        (惊愕地)结婚了,跟谁?

        她说你最好别知道,她也没告诉我。

        她什么时候结的婚?

        有一个多月了。

        啊……

        她让你别惦记着她。

        她还说了些什么?

        她让我告诉你,你原来认识的那个秦玉珠已经死了……

      (歇斯底里地狂呼着)秦玉珠……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罗明……

      (慢慢地抬起头)玉珠……我的玉珠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你不是跟我一刀两断了吗?你不是跟我划清界限了吗?可你为什么还来看我?你还在爱着我是吗?你也跟我一样,放不下这段情是吗?是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四年了,整整四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的根已经深深地扎在你的心里,拔都拔不掉;你的情已经渗透到我的骨头缝儿里,剔都剔不出来……我们还能分开吗?要是生生地撕扯开,那血淋淋的骨肉是你的还是我的?玉珠啊,我什么都想到了,想到了苦难、想到了折磨、想到了死,可是就没有想到我们会分开……到头来,还是分开了。分开了,你为什么还来看我?你为什么还惦记着我?既然你放不下我,你为什么不阻止我跟周嫂结婚……玉珠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罗明,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得想开一点儿。

        我不明白,我就是不明白?她结婚有一个多月了,这么说我们刚刚分开她就结婚了。为什么刚刚离开我她就结婚了呢?

           〔外面一阵脚步声,又一件什么家什被碰倒了,咣啷一声。〕

        谁?谁还在外面?你们要是来听窗根的,就回去吧,别耽误工夫了。

    村主任  周嫂,是我……

        老主任,您……怎么来了?

    村主任  我听他们说,你们一直没入洞房,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主任,您等会儿,我穿上衣服……

    村主任  不用了,你们的洞房我不能进去,我就在外面跟你们说吧。

        老主任,难为您了。

    村主任  为难的是你吧,到底怎么回事?

        老主任……也许……(哭了起来)

    村主任  别哭,你哭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主任,我……我不该嫁给她……

    村主任  你胡说什么?婚姻大事,一辈子的大事,几辈子的大事,能像小孩儿过家家儿吗?

        老主任……我……委屈罗明了……(哭)

    村主任  (使劲拍打着屋门)罗明,罗明,你说说,怎么回事?

        老主任……您……您别操心了。

    村主任  屁话!我不操心谁操心,让你跟周嫂结婚是我的主意,这热热闹闹的婚礼是我一手操办的。我是让周嫂有个男人,让你有个依靠,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呀?

        老主任,我想说,这婚结的……太仓促了吧?

    村主任  罗明,你少废话。结婚证也打了,喜酒也喝了,一根线拴上了公母两个蚂蚱,要飞一块儿飞,要蹦一块儿蹦,以后你们给我好好过日子。听见没有?

        我……我还是想不明白。

    村主任  明白?人活在世上,有几个明白的?不都是糊里糊涂地过日子吗?说明白的也是装明白,你就是读书读多了,读了几本书就以为比别人活明白了,玩儿蛋去吧。我看呀,你是读书读傻了,连自己是公母都分不出来了。

        老主任,您让我想想,你再让我想想行吗?

    村主任  你想什么?你还有脑子吗?你的脑子还能想事情吗?要想也行,我替你想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人?

        我不承认我是反革命。

    村主任  你跟我硬没用,人家把你打成反革命了,还管你承认不承认?

        历史会证明我无罪的,公道自在人心。

    村主任  你先别跟我喊口号,头几天你们学校来人了,要把你带走。

        我知道,他们要把我批倒批臭,再踏上一万只脚,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村主任  他们说给你判了刑,要把你送到黑龙江兴凯湖去劳改。我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把罗明开除了吗?罗明已经不是你们学校的人了,你们没有权力再把他弄走了。他们问我有什么权力扣留罗明,我告诉他们,罗明已经是我们周家寨的社员了,他跟我们村的女人结了婚,已经编入男劳力二组了,我们要让他就地劳动改造。他们不相信,我把你跟周嫂的结婚证给他们看了,他们没的可说,乖乖地走了……罗明,你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吗?知道周家寨的人为什么收留你吗?

      (无语)

    村主任  当年日本鬼子到周家寨扫荡,说周家寨是八路军的据点,把全村五百多口人都集中在打谷场上,架着机枪要斩尽杀绝。是你爸爸带着武工队及时赶到,把日本鬼子打跑了。你爸爸救过周家寨,周家寨人记着你爸爸的救命之恩,他儿子有难周家寨人不能不管……

        老主任,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我爸爸牺牲了,我妈妈从来不跟我说这些事。

    村主任  罗明,别犯死心眼了,最实际的是活着,是把命保住。你以为你跟周嫂结婚亏了,周嫂比你大,周嫂没文化,周嫂又长得不漂亮。你在周家寨打听打听,像周嫂这么好心眼的女人有几个?我刚把你接回来的时候,你浑身上下被打得血葫芦一样,连一块儿好肉皮都没有了?是谁给你浑身上下的洗,给你一天三遍的换药?是谁给你喂水喂饭,端屎端尿,要不是周嫂,你早就死十八回了……

      (激动地)我感激周嫂……周嫂,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罗明永远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突然跪下)周嫂……谢谢你了……

      (慌了)罗明,别……别这样,快起来,快起来……

    村主任  别,别让他起来,就让他跪着,他该给你跪着。这说明他小子还有良心,他还算是个男子汉。

      (更慌了)不不,不能跪……不能跪……我……我可担当不起啊……

    村主任  罗明,你要是个真正的男人,你就跪着对窗外的月亮发誓。

        我……我发誓。

    村主任  你说,周嫂是你的恩人。

        周嫂是我的恩人,大恩人。

    村主任  你说,一辈子要报答周嫂。

        我罗明一辈子忘不了周嫂,一辈子报答周嫂。

    村主任  说,你怎么报答周嫂?

        罗明,别……别说,我不要你报答,什么都不要……老主任,您别让他说了。

    村主任  你别管,罗明,你接着发誓,你怎么报答周嫂。

        我……我发誓……我把周嫂当成……娘,亲娘……

        (惊愕地)罗明……你?

    村主任  你让他说,接着说。

        我把周嫂当成姐……亲姐……

    村主任  接着说……

        我把周嫂当成亲人,最亲最亲的人……

    村主任  说……往下说。

        我一辈子守着她,疼她,爱她,护着她……

      (咕咚跪下,扑在罗明的怀里)罗明,我的好人啊……

           〔罗明也把周嫂搂住了,灯光渐暗。〕

     

 相关文章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