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影视创作 >> 影视艺术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 二 幕 上)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 二 幕 上)
  • 来源:原创 作者: 运河杂志 日期:2012/7/15 阅读:1688 次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 上)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

    〔炎热的夏天。

    〔开往北京的软卧车厢。四张上下铺的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车厢里清洁、凉爽。

    〔软卧外面是窄窄的过道,过道上常有旅客和乘务人员来往。

    〔罗明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色,一副意得志满的气派。尽管是在较为私密的空间里,他依然穿戴整齐,上身是短袖衫,扎着领带。包括皮鞋,领带夹,以及小桌上放着的打火机,都是当时顶级的世界名牌。气度、风采与20年前判若两人,连说话的口气都是财大气粗、不可一世、叱吒风云的态势。

    〔秦小蕊将带来的食品从包里掏出来,摆放在小餐桌上。

    〔罗明从密码箱里拿出两个玉卺,又将茅台酒打开,又分别倒在两个玉卺里。〕

    秦小蕊  罗总,您倒一个杯就行了,我不会喝酒。

        你说的是假话。

    秦小蕊  我真的不会喝酒。

        去年714日晚上,你们12个关系最铁的同学聚会,你每个人都敬了一杯,然后每个人又敬了你一杯,算算你喝了多少?

    秦小蕊  我那次喝醉了。

        你没醉,只是看见操场上那白花花的月光,硬说那是天鹅湖,脱了衣服就往里跳,到天鹅湖里去游泳。

           〔秦小蕊笑了。

           〔罗明也笑起来。〕

    秦小蕊  咦,罗总,这件事您怎么知道的?

        哦对了,我让你到餐车给我要的泡姜呢?

    秦小蕊  我跟乘务员说了,她说一会儿给您送来。

        你跟乘务员说了?我让你到餐车给我去要!乘务员那么忙,她驴年马月才能送过来?

    秦小蕊  可是……

        怎么了?

    秦小蕊  这火车不停下来,我怎么去餐车呀?

      (奇怪地)你说什么?

    秦小蕊  我……我不敢跳车呀……

        你跳车干什么?

    秦小蕊  您不是让我去餐车吗?

        哈哈哈……

    秦小蕊 (不解地)您笑什么?

        小蕊呀小蕊,真有你的。

    秦小蕊  那您说我该怎么到餐车上去?

        你怎么连餐车在哪儿都不知道?

    秦小蕊  人家是第一次坐火车嘛。

        看你这样子不像没坐过火车的人呀。

    秦小蕊  我们那儿的人没坐过火车的多的是。

        亏你还是秦玉珠的女儿。

    秦小蕊  我是秦玉珠的女儿怎么了?

        你妈不是副县长吗?她都没带你坐过火车?

    秦小蕊  她整天忙工作,哪儿顾得上我?要是她能够稍微关心一下我的学习,我也不至于高考落榜。

        算了吧,有些人呀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

    秦小蕊  可我是,我从小学到初中都是“三好生”,就是高中时落下来了,那是因为我妈到周家寨去修公路,一年都没回来。我又要上学,又要照顾奶奶……

        行了,你快给我拿泡姜吧。

    秦小蕊  您……真的让我跳火车?

        你问问乘务员就知道了,懒得跟你罗嗦。

           〔秦小蕊走了。〕

      (忍不住又笑了)有什么好笑的?想当初……你都大学四年级了……秦玉珠的爸爸从印尼回来,住在华侨大厦。你跟秦玉珠去看望未来的岳父大人,一泡尿憋得你满脸通红。秦玉珠告诉你那小门里就是卫生间,你进去半天又出去了,仍然是满脸通红。秦玉珠问你怎么了?你说里面没有撒尿的地方呀?秦玉珠跟着你进去了,亲手掀开马桶的盖子……直到这时候,你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是坐着屙屎撒尿的……

           〔小桌上的大哥大突然响了起来。〕

        喂……是我……你说吧……不行,差一天也不行,做生意得讲信誉,一诺千金……告诉你,我拿笔钱等着到俄罗斯买旧军舰呢……你必须按时付给我……就这样,没什么好商量的。

           〔罗明关掉大哥大,扔在床铺上。把领带松了松,又喝起了酒。〕

      (端起小餐桌上的玉卺要喝,又放下了)在周家寨那么多年,周嫂培养的那些毛病都改了,就是这改不了——一天三顿离不开泡姜。山珍海味、生猛海鲜、俄罗斯大餐,没有泡姜就没滋没味,比没盐还难受。还有……天南海北,哪儿的泡姜也没有周嫂做的泡姜地道……

    乘务员 (在软卧门口)先生,麻烦您请登记一下票。

        票在秦小蕊那里……哦,就是跟我来的那个女孩儿,她到餐车去了。

    乘务员  好,我过一会儿再来。

    〔床铺上的大哥大又响了,罗明拿起电话。〕

        怎么?刘区长不是给你说了吗?那块地我要了……不行,我不但不能给你加钱,每亩地还要再给我优惠两万……这是孙部长跟你们刘区长讲好的……孙部长请冯政委打高尔夫球的时候说的……冯政委前天跟贺行长吃饭的时候又强调了这件事……行了,你别管那么多好不好?你的那一份我亏不了你就行了……老百姓吃亏?谁是老百姓?跟我接触的有老百姓吗?……好了,回去再说吧?哦对了,你那个大丫头不是要去美国留学吗?签证办好没有?拒签了……这好办,回头你给我就行了,你什么都别管了……你问大使馆干什么?我都给你摆平就行了……好了,明天晚上我请你去天上人间唱歌……

    秦小蕊  罗总,泡姜,您要的泡姜来了。

           〔罗明接过秦小蕊递过来的泡姜,尝了一口。〕

        这也算是泡姜?连点儿姜味儿都没有。

    秦小蕊 (兴奋地)罗总,我现在算是知道了,这火车从外面看是一条长龙,里面原来是一节一节分开的,餐车占了整整一节。我上车以后还奇怪呢?怎么这车里都是有钱人呀?那些背着大包小包拼命挤火车的乡里人哪儿去了?闹了半天这火车还分软卧、硬卧,还有硬座……哎呀,那硬座车厢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人挤人、人摞人,连个插脚的地方都没有,我从那里穿过去到餐车,挤出了一身白毛汗……

      (端起酒杯)来吧,我们庆祝一下。

    秦小蕊  等一等罗总,趁着我们都没喝酒,先把正事办了。

        什么正事?

    〔秦小蕊将写好的合同书摊在罗明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

    秦小蕊  咱先小人后君子,依法办事,合同上的这些条款可都是您答应的。

           〔罗明看也不看,掏出笔来就在上面签了字。〕

    秦小蕊  谢谢,这合同一式两份,甲方双方各保留一份。

           〔火车过道,秦玉珠神情慌乱,挨门敲着软卧车厢:“啊……对不起,我找个人。”

           〔旅客:“你找什么人?”

           〔秦玉珠:“一个姑娘,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旅客:“你看我们这里有姑娘吗?”

           〔秦玉珠:“啊,打扰了……”

           〔秦玉珠又敲响了别的软卧车厢……

           〔两个乘客提着包进来,手里拿着票。〕

    乘客甲  大叔,你看,这不是17号和19号吗?

    乘客乙  对,就是这儿,没错。

           〔秦玉珠挤过来,看了看车厢的门,又看了看两个乘客。〕

    秦玉珠  大哥,这是你们的车厢吗?

    乘客甲  啊啊……是我们的,我们的。

    秦玉珠  你们还有别的人吗?

    乘客乙  没了,就我们两个?你是不是也想补票呀?

    秦玉珠  啊,不……我找人。

    乘客甲  找人?   

    秦玉珠  一个姑娘和一个中年男人,你们看见了吗?

    乘客乙  两个人?没有……

    秦玉珠 (走了)啊,谢谢。

           〔两个乘客拉开车厢的门。〕

        怎么回事?

    乘客乙  我们是这儿的卧铺。

        你们是这儿的?把票给我看看。

           〔两个乘客把票交给了罗明,罗明接过票仔细地看着。〕

        你们的票是哪儿来的?

    乘客甲 (指着秦小蕊)是她卖给我们的。

    秦小蕊 (向罗明解释着)咱两个人四张票……

      (严肃地)把钱退给他们。

    秦小蕊  咱们这儿空着两个卧铺,这不是浪费吗?

        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秦小蕊很不情愿地拿出钱。〕

    乘客甲  不行,票已经卖给我们了,怎么能说退就退呢?

    乘客乙  是啊,我们那边的座位已经被人占去了,没地方可去了。

        她是多少钱卖给你们的?

    乘客甲  她倒是按车票的价钱卖给我们的,一张票248

        那好,我再加倍从你们手里买回来,每张票500,行了吧?

           〔罗明说着,掏出钱包点起了钱。〕

        这是1000块钱,给。

    乘客甲 (犹豫着)老板,这……合适吗?

        你们觉得合适就合适,快走吧,一会儿乘警来了该说你们倒卖车票了。

           〔两个乘客匆匆出去了。〕

    秦小蕊  罗总,您这是何苦呢?

           〔罗明颇有兴致地看着秦小蕊。〕

    秦小蕊  罗总,我让您损失了504元,下个月从我的工资里扣吧。

           〔罗明依然看着秦小蕊。〕

    秦小蕊  罗总,我也是好心,我不是想给您省点儿钱吗?

        好了,坐下喝酒吧。

           〔火车过道里。〕

    乘客乙  真是天上掉馅饼,好没影儿赚了1000块钱。

    乘客甲  大叔,咱连硬座都没了,您那腰行吗?

    乘客乙  有这1000块钱撑着,我就是咬着牙也能到北京。

    乘客甲  您说那老板怎这么大方?”

    乘客乙  你没见他身边有个小妞儿嘛,两个人占一个车厢,还能干什么好事?

    乘客甲  咦,刚才那个女人不是找一个姑娘和一个中年男人吗?会不会就是他们?

    乘客乙  会不会是人贩子呀?应该告诉那个女人。

    乘客甲  走,咱到前边找找那个女人……

           〔软卧车厢里。〕

     

     

     

 相关文章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