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女性文学 >> 女性散文 >> 情人节,一个人的伤痛
  • 情人节,一个人的伤痛
  • 来源:原创 作者: 花沙 日期:2012/12/5 阅读:1260 次 【 】 B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这几天满天铺天盖地的情人节宣传散发开来,季诺知道情人节就要到了。满街都是玫瑰和巧克力的味道。就连这块被都市遗忘的角落,也在一夜之间变得温馨起来。这几天,在巷子里出出进进的男女,一改往日的邋遢,衣着光鲜,脸带微笑。和肮脏、破旧的小巷和宅子相比,突兀得不相衬。
      季诺就住在这样的村落里。这样的私房,都市里已所剩无几。它紧挨着苏州河边。好几次,有消息说要动迁了,最后总是渺无音讯。也难怪,村落里,一个门洞会有好几个户头,补偿的成本可想而知,哪个开发商敢碰呢。整个村落都在盼着政府的阳光,早日照进这个被遗忘的角落。
      季诺也这样盼着,已经盼了三十个年头。眼看河对岸矗起了新建的住宅小区,周边也一幢接一幢盖起了高楼。只有他脚下的这块土地,凹陷在高楼的包围中,绝望地喘息。
      他恨这个地方。它葬送了他的青春。他无力改变这样的现状。好多次,他呆在屋里,看着不远处的高楼发呆。他想要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再小,也是一个拥有着自己独立空间的窝。
      他知道,这一切只是他的幻想。一间房对于他的重要性,他比谁都清楚。那是他的痛。他不是没有过女朋友。很多次,当姑娘一踏进这条小巷,就注定了爱情的结局。他的伤,是小巷横在他心上的一道坎。跨了三十年,他越不过这条爱的坎。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季诺感受不到节日的浪漫。几年来,他看着很多年轻人离开小巷,不再回来。他的心里涌出的凄惨,早已使他麻木。
      下班回家的路上,他闻到了玫瑰的香气,还有巧克力甜蜜的味道。他真的无动于衷吗。他想过两个人的情人节,他想捧着一大束玫瑰走在街上,他想尝尽世上最美味的巧克力,他想看到满大街投来的羡慕的目光。他只是想着,他只能想着。他一无所有。
      当季诺踏进家门的时候,一切都是熟悉和残破的,一如他的心。父亲病着,母亲退休在家,他的眼前是一成不变的日子。村落里的人,盼着政府的阳光,他盼着爱的阳光,穿过弯曲的小巷,照在心上。
      晚饭后,季诺无聊地坐在电视前,心里却想着情人节。明天的夜晚,是一个浪漫之夜,而这一切,和他无关。想象中的温馨铺天盖地,他难受。他承受不住照不到身上的温暖。
       站起,又坐下。他不停地走动,不停地喝水。母亲看着烦躁的儿子,不言不语,只是暗自叹气。
      他要一丝慰籍,他要一小片温暖,他要有一个自己的情人节。
      季诺突发奇想。他要给自己一个浪漫的情人节。不要很多,一支玫瑰、一张贺卡、一对蜡烛。一个人的情人节,他要让它暖在心里。
      灯下,他摊开一张张崭新的贺卡。这是很多年前买的,没用过。不是他不想用,而是没有机会。贺卡的样式和图案有些陈旧,鲜艳的色彩和温馨的短语,依然让他沉醉。
      这么多年,他很想用贺卡寄去对遥远爱人的思念。他想对着冥冥中注定的那个人倾诉,这么多年,他的盼、他的苦、他的痛。
      他的爱情,在今夜昏黄的灯下,令他战栗不已。一个人的爱情,在情人节到来的前夜,让他遥遥无期的思念,身不由己。
      “你好吗,我等了你很久。今夜,我来找你,我注定是你的,注定是你永生永世的情人。我不要很大的房子,只要一个温馨的小窝。我不要很多钱,只要一点爱。我不要一辈子的浪漫,只要一夜的关怀。我不要天长地久,今夜,我在你身边,让我属于你一会儿,就在这个情人节的夜晚,我,是你一辈子的情人。”
      当季诺在贺卡上写下这样的话,他突然发现,周围的一切变得美好起来,连昏黄的灯光,也折射出一片暖。
      带着这样的暖,想着即将到来的日子,他早早地去睡了。他想做个梦,他知道,今夜的梦里,一定会有什么事发生。他等了三十年,不曾发生的事,会在今晚的梦里,遭遇。
      第二天一早,季诺比以往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出门。他要赶在邮局第一批邮件截止之前,把贺卡寄出去。这样,下午他就能收到。
      办完事,他才赶去上班。一路上,他沉浸在昨夜依稀的梦境里。
      幸福,原来是一种感觉,来得那么容易。他想着,不知所措。
      
      临近下午下班,他请了假,提早离开公司。离去时,他能感觉到办公室里一双双尾随的眼神,满是惊谔和诧疑。那一刻,他尝到了被羡慕的滋味。
      路过花店时,季诺买了一对蜡烛,又花八十元买了一枝最好的玫瑰。快到巷口的时候,他把玫瑰掖在外套里,手插在衣袋里捏着,小心翼翼地往家走。
      “这么早回来,身体不舒服吗。”母亲看到他异样的神情,关切地问。
      “没什么,我去休息一会。”他避开母亲的眼神,往楼上走。“不要打搅我。”
      看着他匆匆上楼的背影,母亲摇摇头,不再问下去。
       阁楼上,季诺站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拿出玫瑰,仔细地看着,怕掖坏了。玫瑰在他手上绽放着,叶片上还沾着些许水珠,润泽的红色,潮湿着他的心。他找来一个笔筒,把玫瑰插好。顿时他觉得,简陋的小屋鲜活生动起来。
      季诺拉上窗帘,点燃一对蜡烛。暗淡的火苗,把黑暗的屋子染上一层橘黄的色泽,他看见玫瑰的影子闪烁,空气中,满是情人节的味道。暧昧中泛着浪漫。
      他坐下,看着在烛光中摇曳的玫瑰,等待着楼下响起邮差的呼喊。
      象是等待遥远的爱人的一声呼唤,他的心,紧张地抽动了一下。一种美好的疼痛遍布全身,他听到远远传来的脚步声。轻盈的脚步,快速的从远方奔来,他听到空气被撕开的声响。
      烛光摇曳,玫瑰轻舞。浓郁的馨香把他彻底湮没。他在沉醉。
      轻盈的脚步,丝丝的风声。遥远的爱人,从远方飘然而至。
      我是你的,我注定是你一辈子的情人。他听见风中传来款款的细语,这话,撩拨着他的心弦。
      楼下传来自行车的铃声,季诺一下惊醒。他紧张地侧耳细听。铃声远去,消失在小巷里。
      时间一点一点滑过。他看见眼前的蜡烛渐渐地消瘦下去。他的心,随着火光沉落。
      烛光里的等待,有如三十年的盼,是最漫长的希望。尽头,他看不到绝望。情人节的傍晚,他忽然明白,等待,是最漫长的绝望。尽头,看不到希望。
      走到窗前,他一把拉开窗帘。天色已经暗淡,远处,有落日的余晖。不用点上蜡烛,屋子里也能照进金黄的色泽。低头,他看见窗外的小巷在夜色里逃窜。空荡荡的巷子,竟载不动一个邮差的重量。
      短暂的绝望。他找不到孤独的感觉。
      母亲在楼下叫他吃饭。
      他看见蜡烛燃起熊熊的火焰,烧尽了心底的温馨。
      他告诉母亲,想出去走走,回来再吃饭。
      
      情人节的傍晚,季诺看不到浪漫。心底残存的一丝暖,已被等待耗尽。只有蜡烛的余烬在眼底闪烁,提醒他,今夜的情人节,留给他一个人的伤。
      浪漫不是想象,凭一个人的智慧,无法和现实抵抗。他积聚了三十年的勇气,在今夜,被残酷的现实折磨得遍体鳞伤。
      “我注定是你永生永世的情人,今夜,我来找你。”他想起这句温馨的话,突然觉得可笑。笑自己,只因温暖,给了他错觉。
      那一刻,他悟出了宿命的道理。
      晚了,这一切,未免来得太晚。他用智慧制造的浪漫,拗不过宿命的劫。
      街上,是过眼的繁华。玫瑰和巧克力的味道,依然浓郁在傍晚的冷风中,只是和他无关。
      无泪。无痛。感受不到痛的痛,掏空了他的心。在这个情人节的傍晚,他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双脚走着,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一如他三十年的盼,找不到祈祷的方向。
      情人节的夜,和以往的夜一样的黑。夜下的人,有情,无爱。季诺如临深渊。
      “干什么,找死啊。”
      季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等他抬头,他才发现自己走到了车行道上。
      一辆助动车在他前方,骑车的人回头,对着他破口大骂。
      没有争辩。他快步走开,身后是骑车人恼怒的漫骂。
      走进家门,他清醒了。他知道,一切都没有改变,也不会有改变,他的一切按着原来的轨迹,轮回。
      “吃饭吧。”母亲提醒他。
      “待会再吃。”他抬脚又往楼上走。
      “抽屉里有你的一封信,你走后送来的。”
      季诺一怔,身体仿佛被利器刺了一下。他拉开抽屉,贺卡躺在抽屉里,安静地看着他。他伸手拿起它,感觉异样的沉。
      “饭菜捂着,先吃饭吧,别凉了。”
      “嗯,知道了,待会吃。”他匆匆上楼。
      
      鲜艳的玫瑰。残存的蜡烛。沉重的贺卡。看着眼前一切,季诺感到了疼痛。心的痛,手的痛,交织在一起。
      灯光下,他看到手中的贺卡在滴血。血的颜色,和玫瑰一样红,它绽放着,水珠般湿润。他全身战栗着。
      他看见手上被撞破的口子,向外渗着血滴,玫瑰般在贺卡上开放。
      他流泪了,一滴,二滴,浇灌在血色的玫瑰上。
      
      今夜,我来找你,我注定是你的,注定是你永生永世的情人。他的爱,来看他,在这个情人节的夜晚,用血的代价,安抚他碎裂的心。

                    

                              烟花一般的女子

    烟花原本是个清纯美丽的富家女子,和她的外表一样,她总是带着天真而简单的微笑.她才情四溢,温婉可人。这样的一个女子,众星捧月,如今已沉沦为烟花女子,正如她的名字一样。
      烟花绽放着的却是孤独的容颜,失去了爱情,她不再清纯。
      夜,如约而至.深色的酒吧,触手可及的空气,沉闷,浑浊。
      记的那时所有的人都说烟花无论如何都不属于那个地方,一个天使般的女子不该出现在酒吧,烟花之地。现在,烟花,一个妖娆的女子,喜欢暗夜出现在酒吧,伫立在酒吧的角落,像一件落满灰尘的衣服,抖落不掉浑身的伤心雨。
      她开始抽烟,习惯性的抽,大口大口的抽.她开始喝酒,习惯性的喝,大口大口的喝。
      她知道自己心里还爱着他,一个曾承若过会爱她一生的男人,却伤她最深的男人。她说她终究是一个平凡的女子,逃脱不了爱情的束缚。她不甘心,一个明明深爱自己的男人为什么会不相信自己,一个口口声声说是姐妹的好朋友,为什么会背叛自己呢?
      凯和烟花的爱情的开始并不很特别。和很多情侣一样,从网络走到现实,几经波折,才走到一起.以为有情人总会终成眷属,原来他们只是一段错误的遇见。
      烟花不敢相信相爱三年,会因一个误会结束。她也想让一切都过去,可记忆却分明的刻骨铭心。烟花照样大口大口的喝着酒,透明的眼泪流入酒中,开始荡漾。分手是痛苦的,痛到几乎不会呼吸。
      于是在夜夜笙歌中,在一个又一个男人的身上,烟花打发着漫长的暗夜。柔软的身体内,自己开始慢慢的看不到,被灯红酒绿掩盖的心。
      烟花永远忘不了那个冬天的黄昏,他们结束的黄昏。
      那天,凯约烟花在老地方见面。烟花精心打扮高高兴兴的赴约。她比凡早来十分钟,所以她悠闲的坐在那个他们第一次见面坐的那张石凳上,烟花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幸福的笑着。她记得凯说过,如果下次我们再约在这里见面,你就坐在这张石凳上,我就单漆跪地,向你求婚。烟花俏皮的笑了,她说,那下次坐在这里的我,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了。他们相拥着,憧憬着。
      十分钟后,凯准时出现。他面无表情的走到烟花身旁,坐下。
      烟花轻轻的笑着,伸手想牵住凯的手。可是,意想不到的是,凯冷冷的甩掉。凡轻蔑的笑了下,起身。
      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烟花心疼的问他。凯第一次对她这么冷漠,她想,肯定是凡工作不顺心了。
      他是谁?
      谁?
      烟花一头雾水,但是她第一次看见凯这么生气。
      秦川,是不是上次我在街上碰见的那个男人?
      烟花知道他误会了,但是上次凡碰见自己和秦川在一起时也没这么生气,当时她告诉过他秦川只是她的同事。他那时也相信了。为什么现在会突然问起这个人呢?
      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这次凯没有给烟花解释的时间。他认定这是事实了。
      谁告诉你我和他好上了?烟花生气的问凯,她气凯不相信她。
      你的好姐妹说的,上次看见你鬼鬼祟祟的跑到厕所接电话时我就开始怀疑了。于是我就去问你的姐妹,想不到我的怀疑没有错。真是个水性养花的女人。
      烟花的心在刹那见断裂。疼痛是无尽是深渊,蔓延。
      难道认识三年,你还不知道我是怎么的人吗?
      连自己好姐妹都出卖你,你会好到哪里去?少在我面前装高贵了。
      烟花不再解释,她保留着最后一分勇气从后面紧紧的抱着凯,她说,相信我,凯。
      凯冷然的推开烟花,他说,算了,我们分手吧。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
      他就这样离开了,他走的很决然,不留余地。
      烟花抱住自己的身体,将头和发深埋其中。
      一个多么脆弱而寂寞的姿势。就象爱情,脆如薄翼,轻轻一碰,就被折断。空气突然之间凝固了,寂静和悲凉流进胃里,胃开始翻滚的疼痛,烟花声撕立竭的吼着,换不回凯离去断然的脚步。
      凯的离去,好友的背叛,促不及防,烟花真的无力承受。所以她开始放纵,放纵自己。所以她开始走进酒吧,成为酒吧里的妖娆的妖精,猎取了每一个男人的心,可是,她不再相信真爱,不再相信男人。那些事,那个人在她的心里纠缠的太紧了,紧紧的将她束缚住,她无力挣脱。
      鲜花凋谢了,爱情沦陷了,从此一片廖落晨星。

 相关文章
 女书作品:婚嫁歌    7382 次 2008/6/9
 龙丽瑜:女性主义视阈下的身体权力(上)    5617 次 2009/9/23
 浣溪沙四首    2190 次 2008/5/13
 月夜怀远    2270 次 2008/5/13
 调一杯快乐的鸡尾酒    1573 次 2012/1/6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