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 >> 文学批评 >> 黑社会黑?还是中国诗坛更黑?
  • 黑社会黑?还是中国诗坛更黑?
  • 来源:《诗人文摘》 作者: 柳忠秧 日期:2012/12/28 阅读:1525 次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业余作者从中学时代就开始文学创作,冷眼观察中国文坛、诗坛近三十年。在悦赏了民国以来众多博采中西的文学大家之白话文和新诗的卓然成就之后,掩卷而思,深觉中西(外)文学(文化)的“杂交”,是汉语言新文学的重要通途。无论从优生优育的角度,还是从诗歌再生的视野,中外诗歌交媾生出的“杂种”才是汉语言新诗的发展坦途。遗憾的是,中外诗歌交欢的“杂种”越来越少,几至绝种。鄙人认为,汉语诗歌的创作实践令人万分遗憾和心痛地走向“私生子”和“孤儿”乃至“弃儿”之路!这是因为——汉诗背叛了汉文化,汉文化(中国文化)也逐渐抛弃了汉语新诗这“五四”以来曾经的骄子;而汉诗全盘学习西方(外国)诗歌的结果,不过是永远的邯郸学步、东施效颦!新诗诗人们主动投怀送抱,可人家西方诗界根本不屑于与咱们为伍。中不中、西不西、洋不洋、土不土,汉语新诗也许真的成了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私生子、孤儿和弃儿。

      本人从下面十个方面泛谈浅议一下汉语诗歌:

      一、中国诗歌原本先天不足

      由于中国文化的鼎盛期处在封建皇权社会的漫长农业文明时代,故诗歌创作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亦存在一些缺憾:从题材到内容、从思想到诗意都相对缺乏更进一步的深度、厚度和广度(时代的局限性是主要原因吧),比如诗歌的宗教情怀(尽管有王维崇佛、李白尚道等)不够深厚、诗词的哲理性(相对于西方诗歌中的哲理)不够深刻;另外,汉语诗歌也缺乏一次性原创的长篇史诗。中国古典诗歌大多是起于诗酒风流,止于天下忧愁:不外乎忠君报国、忧乐天下,要不就是小桥流水、一种相思、两种闲愁。宋词一代近三百年,亦不过一豪放派,一婉约派罢了。

      二、文体实践的谬误

      正途应是:新、旧并举,近、古兼容。就如同日本诗人既写现代诗,又写和歌,同时兼写俳句,文体在他们的创作实践中是平等的。在中国,情况相反,五四以来以革命的方式“埋葬”古典诗词。近百年过分强调新诗,此大误;在恢复古典诗词创作的努力中,由于占创作人数总体绝对优势的老干部、知识分子群的偏执(也许更多是虚妄和颟顸,也许他们认为懂格律才显得更有学问),他们以一种宗教式的迷狂只认格律诗词,直接或间接地否认具有三千多年历史(创作了《离骚》、《天问》、《将进酒》、《琵琶行》、《春江花月夜》、《正气歌》等不朽名篇,诞生过屈宋、三曹、建安七子、谢灵运、陶渊明、李白、白居易、文天祥及至近代梁启超、黄遵宪等诗坛名家巨擘)的古体诗的煌煌成就——此为极大的荒谬!按照格律迷们的逻辑,只有格律诗才是诗,屈原、李白们连诗门都没入。好有一比:只允许唐朝人放“格律”屁,不允许汉魏人打古风嗝、先秦人出“离骚”气。当下,汉诗文体实践的谬误必须纠正!

      三、汉语诗歌对汉文化的全面背叛,大谬不复

      诗歌作为民族语言艺术是民族文学“皇冠上的明珠”,更是民族文化的生动歌吟和诗意表达。我们的汉语“新诗”主张全面自由,葬送彻底的“旧”,创作无限的“新”,完全背叛了创造了人类文明辉煌顶峰之一的汉文化,绝对是一种无知和无耻。据我有限的了解,还没有哪一个民族的诗歌实践象汉诗在“五四”以来所谓新文化运动中的做派:一夜之间全盘推到,平地重来。拉丁语(语言和文字等)在向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等欧洲现代语言的演变过程中,遵循的是一种渐变衍化的规律。须知,饮鸠止渴渴不止,抽刀断水水更流!如有一世代居于中国大陆的黄种诗人说他先祖是英国白人,岂不邪谬?如果一中国诗人说他祖上是贵族,您问他:世居何地?答曰:不晓!您再问:祖上何人?答曰:不知!您作何感想。遗传因子和血脉传承是逃不掉的宿命!举例说明:日本是世界的日本,但你再发达,文化上依旧是日本的文化!印度再穷,可文化依然是印度的文化。但中国呢,未必是世界的中国,可文化早已不是中国的文化了!何其悲哉!有些中国诗人似乎都想把自己意淫为完美无缺、无所不能的诗坛孙悟空。不过,很不幸,孙猴子看似十全十美,但铁定是个既无爹娘生、又无爹娘教的无来历、无传承的异端谬种。石头里蹦出来的东西,怎么能成为好诗?!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更何况汉文化和汉诗的曾经辉煌繁盛,是汉唐强国文化的巅峰史诗抒写,我们有什么理由、什么资格数典忘祖,离经(典)叛强(大)呢?

      四、汉语新诗创作走全盘西化的路子,万谬绝伦

      著名学者冯友兰指出:“……作新诗者,将其‘欧化’后,令人看着,似乎是一首翻译过来的底诗。……中国人的生活现代化了,所以中国底文艺亦要现代化。现代化并不是欧化,现代化可,欧化不可。”三个根本原因决定汉诗不能全盘西化:1、文字不同源:鸡同鸭讲,能通吗?2、哲学不同根:思想的差别和思辨的迥异决定了西化的不可行。3、文化的不同脉:中西文化的巨大差异导至汉诗的全盘西化决不可行!

      我曾讲过,汉诗向西方诗歌学习大致有三种结果:A、五四至民国时期,有一大批学贯中西的文人诗才,他们在兼容博采中西优秀诗歌传统的过程中,达到了杂交的境界,亦即生出了中西(外)诗歌交媾的杂种。从优生优育的角度讲,杂种是最好的结果。B、学穿正版西装的境界。中国人的身板和气质,本不适穿西装。勉强穿一下正牌西装,也能撑一下台面,光鲜一时。C、大量全盘西化学诗的结果,就是千百万中国人穿着不合体又兼假冒伪劣的盗版西装招摇过市,丢人现眼。

      汉诗创作和理论研究全盘西化的结果就是自取其辱,万劫不复。

      五、“‘内容←→形式’决定论”的悖谬

      卡西莫多(电影《巴黎圣母院》中的好人形象)和貌美蛇蝎心的女人在现实生活中都难有长久的生命力。您让卡西莫多与您朝夕相处十年八载,保证您忍无可忍,哪怕他心灵再美;您让貌美蛇蝎心的女子与您日日为伴,估计您不死也得脱层皮。

      新诗创作究竟是内容决定形式,还是形式决定内容?

      结果是:形式与内容互为因果,互相促进,互补共荣共生。绝好的内容也需要绝美的表现形式;绝妙的形式如果没有美好充实的内容作支撑,那最多只是镜中月、水中花。

      六、汉语言新诗颠覆语言之谬

      民族语言是民族文化最重要的基因密码,所谓言为心声。任何一民族的语言体系都有其语法、修辞、逻辑的规范与边界。不能因为您要写所谓的“自由”诗,就可以彻底罔顾语法常识、颠灭逻辑规范。

      “梨花体”、“口水诗”、“废话体”就是对语言的无耻颠覆。

      七、“审丑主义”追求肆掠之谬

      诗歌之曼妙,最直观、最动人、最持久的魅力是审美。“审丑主义”作为一种美学流派、审丑作为一种逆向思维的存在无可厚非,但是您日日与丑恶为伴,寻丑、爱丑、痴丑、迷丑、露丑、赞丑,意欲何为?人类作为灵长与动物之别最基本的区分在于羞耻之别与美丑之辨。以丑为美或以美为丑或美丑不辨,人又与动物何异?

      八、汉语诗歌的泛政治化危害

      由于中国长期处于政教合一的统治形态,文学和诗歌都变成了政治的附属品、衍生物。余光中的乡愁写得很好,但一到大陆乡愁就被无限放大(泛政治化),变成了党愁、国愁,葬送了乡愁的高尚品格和醇美诗性。时下,我们是否将乡愁、乡土题材推到无以复加的泛政治化死局?!爱国主义也是好题材,但往往变形为爱党主义、爱领袖主义。泛政治化之祸不除,诗无宁日。

      九、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祸乱诗歌

      在这里,我将反智主义反用,加引号,为贬义,是真反智,也可以称之为“愚昧崇拜”、“无知至上”主义。现代社会的高度物质化,拜金主义盛行,功利主义肆掠,导致大量的所谓诗人(文人)不学无术、投机取巧,终至“反智主义”泛滥成灾:不学习,不传承,以无知为荣,逆反一切,颠覆一切。无知者无畏,无耻者无所不能。尤其在诗歌创作上,一切反理性、反知识(常识)、反传统,崇尚愚昧、虚无、玄邪,于是乎拉屎放屁、鸡鸣狗盗、黄毒下流统统入诗。说得直接、难听点,“反智主义”的伪诗人们,只不过是再三上演皇帝新装闹剧的自欺欺人,是骗子加无知无耻之徒的末日狂欢。不少诗人以先锋、探索为名,行破坏、颠覆和宣扬愚昧、“反智”至上之实。

      十、诗坛日益“黑社会”化

      我不敢说诗坛就是黑社会,故加了双引号。黑社会肯定不好,必须打击;但从公平的角度讲,真正的黑社会(遵从的是丛林法则,黑老大的地位是一刀一枪拴着脑袋干出来的,这活最难掺假)比诗坛要公平多了!换言之,从公平的角度讲,中国诗坛要比黑社会黑得多。放眼当今诗坛,丑态百出,群魔乱舞:

      1、诗不够,官位凑。我们有多少“领袖”诗人、部长诗人、将军诗人等?但请他们扪心自问,大佬们有几人是真正的诗人?您的官能大过乾隆皇帝吗?帝诗四万三千首,无有一字随风留!毫不客气地说,我们的部分高官诗人,在台害人,下台害文!这些“桂冠(官)”诗人是诗坛挥之不去的噩梦!不信,随便举一例,老干体模式:天安门广场铁流滚滚……您这是吓自己呢,还是吓唬老百姓?!有本事把坦克装甲车往黄岩岛上开呀!

      2、诗不够,政治凑。老干体、台阁体盛行,唱盛世拍马屁,爹亲娘亲不如领导的屁股亲!主题先行,政治突出,党英明,领袖伟大……

      3、诗不够,买奖凑。我曾认真学习、研究了众多获国际、国家大奖的汉诗诗人之作品,实话说不少名不符实。在中国当下全民造假时代,买奖诗歌与假烟假酒假食品一样令人深恶痛绝。只是,假食品毒害的是身体;而买奖诗人的作品却是毒害灵魂!此毒远甚彼毒,何其毒也!

      4、诗不够,翻译凑。诚如前文冯友兰指出的那样:“……作新诗者,将其‘欧化’之后,令人看着,似乎是一首翻译过来底诗。”鄙人长期研究观察,一串名满天下的名诗人的所谓名作,只不过是“西方诗歌的中译本(海峡两岸诗歌高端论坛《海口宣言》。”小盗窃财,大盗窃国。不知道窃诗是什么行为?!只知道这帮“窃”们活得挺滋润,他们昂首九州,招摇国际!

      5、诗不够,钱财凑。此种情况好一点的,拿钱捧诗,人为地将自己的作品拔高几个档次;还有更恶劣的,拿钱买诗!甚至有人还拿买来的诗集骗取了国家级大奖。有海外学者提出了辨伪测试办法:封闭式考试,限时三小时交卷,必须作一首诗和一篇论文。如此测考,则有多少“著名”诗人现原形?

      6、诗不够,圈子凑。诗人不写诗,整天拉帮结派,将诗坛整得乌烟瘴气,恰似邪教争锋,百丑纠集。圈子里只见诗人不见诗,只见名诗人不见名诗名句名篇。

      7、诗不够,辈分凑。小鬼熬成了老鬼,最后活到了鬼老级。于是打油诗人变成了著名诗人,再然后就是诗坛名宿大家了。

      8、诗不够,屁股凑。关于美女诗人们的不间断的丑闻不绝于耳,我想这些绝不是空穴来风吧!

      9、诗不够,活动凑。铺天盖地的名诗人,有几人几句诗能被记住并流传?原来所谓大量的“著名”诗人都是靠活动支撑自己的虚弱和苍白。

      10、诗不够,拳头凑。经常听诗人们打架斗殴。我开始对此觉得很不理解,但仔细研究并不难发现,诗人们的整体素质大幅下降,不动拳头哪行啦!

      11、诗不够,赤膊凑。人家英雄亮剑,我们的诗人靠亮膀子!搞活动拉圈子还属“雅”事,现在不少诗人以无所不用其极的行为艺术,要么裸奔、要么神经、要么废话口水等等不择手段搏出位。真可谓赤膊上阵心思用尽,“反送了卿卿性命”也!

      还有:诗不够,制服凑(真不知道有多少大盖帽、美制服的公款诗人!其实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诗不够,丈夫(夫人)凑……好一幅百凑百丑图!

      列位看官:

      您说是邪教邪,还是中国诗坛更邪?!

      您说是黑社会黑,还是中国诗坛更黑?!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查看本文的评论
 相关文章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