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 >> 文学评论 >> 诗人总是被调侃的对象 说明社会有毛病
  • 诗人总是被调侃的对象 说明社会有毛病
  •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 作协网 日期:2013/11/27 阅读:2373 次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诗人、小说家韩东

     
      日前,小说家野夫与诗人韩东就“当下诗歌是否平庸”打起了笔仗,野夫认为诗歌“注定是平庸的”,韩东则明确表示反对,引发诸多网友和作家的热议。
     
      韩东,江苏南京人,中国现代诗人。198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哲学系。在此期间韩东开始诗歌创作。1985年与于坚等创立了诗刊《他们》。韩东的代表作有《有关大雁塔》、《你见过大海》等诗。曾与李亚伟等发起先锋派诗歌运动。韩东的诗歌往往选用简约平淡的文字表达哲理。
     
      中国作为诗歌大国,80年代的“诗歌狂潮”曾在当代文学史和精神史写下浓重的一笔。而随着商品化大潮的来临,诗歌热又迅速退潮,回归本位,以致有人惊呼“中国,你的诗歌丢了”。作为“文学皇冠上的明珠”,当下中国诗歌究竟处于何种水平?在微博微信时代,诗歌究竟是面临被严重边缘化的困境,还是迎来了创作的“另一春”?
     
      就此话题,韩东先生做出回应。他认为,当代中国诗歌成就非常了得,并非一些行外人所认为的“平庸安稳”,反对野夫的观点,主要针对的是他“轻佻不屑谈论诗歌的方式”。韩东认为,诗歌岁是无用的东西,但非常重要,只有在一个病态的社会里,诗人才总是被调侃。
     
      我厌恶野夫轻佻不屑地谈论诗歌的方式
     
      徐鹏远:您在微博跟野夫的论战,因为是在微博,并没有完整阐述您个人的观点。其实野夫发的第一条微博的内容,有些话转换成通常的讲法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说法,他说“诗歌本身就是小众的,就必然是冷落的,在西方国家也没有那么多诗人”,其实您也认为,诗歌本来就不太可能和大众产生紧密联系;再比如他说的,“在现世安稳俗气逼人的时代,诗歌注定是平庸的”,民间有一句话叫“江山不幸诗家幸”,跟这个在某种程度上表达一样。所以想请您更理性更完整地把您所想要表达的观点传达一下。
     
      韩东:我那是即时反应,没有什么观点,因为和一个不了解诗、不热爱诗、不读诗的人,你没有必要去证明诗歌内部发生的一切,完全没有必要。只是我对这种方式很厌恶,完全不懂诗不读诗不爱诗,不知道从哪儿弄了点莫名其妙的权威讲一些不咸不淡的话,这个是让我特别反感的。这种话毫无专业性,毫不了解,整个是在胡说。如果你真的读过当代诗歌,我觉得是非常了得的,不是什么平庸安稳,这些都是形容词都是煽情的东西。然后你灭诗人,灭中国诗歌,这个就是完全的胡扯,这个很无知的。
     
      如果你对诗歌没兴趣,不说话可以的,或者一个大众,也无所谓他这么说,我觉得也挺好的。一个社会名流,可能那种攻击性是不是太强了。骂人可能在最近的氛围里面比较流行,什么都要怨,什么都要骂,骂他不该骂的,而且振振有辞,我觉得很厌恶。就是这么一个概念,没有一个理性的想法。
     
      没有必要说服那些不爱诗不懂诗不看诗的人,你跟他讲中国当代诗歌进展怎么怎么牛、怎么怎么好没有意义。如果我觉得诗歌好,我会把这种东西传染给身边的人,一个不读诗的人我会读给他听,我说真的好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会这样感染他,但是我不会说任何理由,因为理由是不重要的,因为你真的不读诗,你怎么去了解这件事?
     
      这跟诗人内部不一样,诗人内部他了解可以互相骂、互相否定,没有问题,但是他从来以这样的方式来谈论诗歌,一种轻佻的不屑的居高临下的姿态,根本没谈到任何诗歌的实际问题。我们在谈论诗歌方式、诗歌技术或者诗歌与时代的关系、实际问题的时候,你可以极端,你可以否定对方,这个都是言之有物的,你只是情绪在激动,这种跟诗毫无关系的,他也不喜欢,就是顺便拿来羞辱一下这种感觉。
     
      诗歌是无用的东西 但非常重要
     
      徐鹏远:您如何评价中国当代诗歌大体的现状?
     
      韩东:小说比写诗歌更容易生存,因为诗歌这种方式天生就是没有功利的,甚至说是无用的。在我们这个时代里,所有无用的东西,大家都不太去关注,正因为这种无用无功利,既不能给世人的实际生活带来什么,也不能使他们安生立命、使他们生存。我觉得正是这种无用性,保证了它的单纯,这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你写小说,相比较而言,你可能会有市场,可能会有读者有销量,有这些方面的技艺可能会和你的生存、和你的社会生活,挂钩是比较紧密的,社会角色的挂靠是比较紧密的。那么诗歌这个东西,就是想这么做也不可能,没有那么多人读诗,没有那么多人喜欢诗歌,而且从本质上说它就是一种比较高端的艺术。自古以来靠诗吃饭的我觉得几乎没有,古今中外,中国古人都会两句诗那也是一种副业,一种智力过盛的产物。诗歌作为一种社会职业,在社会上取得一定生存的可能性,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但这不是现在的一个现象,我认为这是诗歌本质决定的,它就是没有用,但没有用的东西对我们而言或许是非常重要的。
     
      诗人总是被调侃的对象 说明社会有毛病
     
      徐鹏远:您除了写诗一直也有小说的创作,八零年开始写诗有三十多年了,九五年开始出版第一本小说集也有快到二十年的时间了。在这两个文学体彩中,您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一个诗人还是小说家呢?
     
      韩东:都行吧,都可以。但是我觉得因为现在诗人的名声不好听,影视剧动不动就调侃诗人,各种外行都在揶揄诗人,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更愿意是一个诗人。诗人并不是小丑,真正好的诗人完全不是那个概念,他就是先知。小说家可能从整个社会舆论上讲,动辄称之为作家,一听那个名字很好听,牛哄哄的,当然有的小说写得也很烂。
     
      实际上小说和诗歌是没有分别的,这两种形式哪个高级哪个低级我不做这样的比较,但是在现在这样的氛围当中,诗人老是作为一个调侃的对象,我认为这个社会是有毛病的。你在一个真正比较文明、比较正常的、一个细腻而不是粗糙的社会里,诗人和艺术家都是应该得到尊重的,不管你懂不懂、理不理解,那是你的事,但是有这些人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他是应该值得尊重的。但是整个社会不尊重诗人,他尊重很实际的东西,尊重钱,那么在写作领域尊重更像人物的那些人。
     
      徐鹏远:那您选择动笔写小说,是您感觉在诗歌之外,需要另外一种形式来更好的表达自己所想表达的东西,还是说像刚才的问题当中提到过的,您也有一些现实生存的考虑?因为毕竟写小说比写诗歌更容易生存。
     
      韩东:也不是,因为我写小说也没指望小说生存,自从辞了工作以后,我整个的生存都是和我的写作脱钩的,我有另外的收入才会去做这件事。在我的眼里,都是文字都是艺术。好的小说也不是写故事也不是什么,我认为好的小说必须有诗意,而诗歌也不是一个排列。这种转换可能外人看起来很剧烈,对我来讲这种转换是很简单的,主要是一个精力的投放,我有五年或者多少年的时间,我是决定把它放在写小说这个时间里,然后再五年或者十年,我主要是思考诗歌这个方面。我相信像这样的年岁,就是时间不够用,如果时间够用,我觉得精力的投放,不管在哪个领域,只要你选择了,你静下来,你全神贯注,你总会取得一定的效果,一定的建树,就是写到你自己所理解的高度。
    上一页 首页 [1] [2] 尾页 下一页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查看本文的评论
 相关文章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