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校园文学 >> 花季雨季 >> 都是纸条惹的祸 (作者:曹爱东)
  • 都是纸条惹的祸 (作者:曹爱东)
  • 作者: 含羞草 日期:2008/1/23 阅读:1964 次 【 】 A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记忆真是奇怪的东西,总是在不经意间偶然出现。虽然与同学久未联络,但还是时常想起她,往事和故友都真真切切的呈现在眼前。
    初二的时候,我十分酷爱流行歌曲和现代舞,并都有几分水准,再加之我有一定造诣的文笔和四溢的青春活力,用时尚的话说,纯粹一个“新人类”,因此在校园里也倍受追捧,好不风光得意。
    一天早读课上,我意外的在语文书里发现了一张有掌心大小的纸条。女生或男生对异性有好感时,经常会拿出这种招法。我迫不及待地打开要看看是哪位MM又送来“秋波”。不看不知,看罢,气得我两眼直冒金星,差点背过气去。纸条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你狂什么?瞧,你的鼻子都要顶住天了。”这么直接而毫不留情的话,真是让我始料不及。
    “蜜雪?”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见过。我冥思苦想,可直到下课也没想出“蜜雪”是何许人也。
    下午自习课上,我在作业本里又发现了一张同样的纸条:“很生气吧?不好意思,其实我很喜欢你的文章,不过你是个狂妄的家伙,不要太冷傲!”又是那个可恶的“蜜雪”,我气愤的把作业本狠狠地摔在课桌上。无意间却发现班里的“小公主”正歪头瞅着我。看什么看,长的漂亮就以为了不起了,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小公主”却莞尔一笑,眨眨那似葡萄的大眼睛,伸伸舌头,那神态好像在说:“好可怕啊!”我终于想起来了,“蜜雪”不就是她的笔名吗?是她,就是她!好啊,你竟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既然你不仁在先,就不要怪我不义了。我一定要找个机会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你就等着瞧吧!
    时过不久,机会来了。“蜜雪”报名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演讲比赛。凭我超凡的感召力和让人羡慕的人缘,比赛那天我一定要为她好好的“加加油”。
    演讲比赛是在学校大食堂举行的,全校的同学都来做观众。几个同学过后,轮到“蜜雪”出场了。她若然端庄,口齿伶俐而清晰,刚刚几句开场白便博得了满堂彩。我不屑一顾地笑了笑,“别看你现在闹的欢,马上就让你拉清单。”但她的讲演实在太精彩了,精彩到无懈可击。她讲的越好,我的心里越是焦急,全然没有了刚开始时的好心情。‘哎,好不容易盼到一个复仇的好机会,难道就让她这么顺利的过关吗?’这时,“蜜雪”讲到了感情升华的地方,她做了一个必要的停顿,蓄势勃发。我眼前一亮,顺势挥起一个手势,台下顿时嘘声四起。“蜜雪”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些慌了神,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做错了,所以感情升华的地方也并未表现出应有的激昂。随后,在我的指挥下,“助威声”一浪高过一浪,她讲演的节奏完全被打乱了,看到她在台上不知所措的样子,我这心里好像抹了蜜一样,甭提多么高兴了!
    “蜜雪”黯然的离开了讲台,回到教室的她失声痛哭,哭的是那么的伤心。透过教室的玻璃窗我看到她伤痛的样子,却丝毫没有了刚才的开心,反而平添了几许的内疚。我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我似乎感觉到同学们都在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心头重重地压上了一块石头。
    有几次我都想和她当面说声‘对不起’,可我还是没有勇气,我怕她说我是个心胸狭窄的人,她是不会原谅我的。我不敢面对她,甚至不敢对视她那清纯而善良的眼神。时间越久我的内心越是愧疚。思量再三,我鼓足勇气给她写了一张纸条,悄悄地放进了她的书包。可几天过去我也没有收到她的回信,得到的只是更多冷漠而又敌视的眼神。我几乎连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了,我该用什么方法来化解我们之间的冰点呢?
    时过数日,学校组织郊游 ,是登山看日出。我和几个男生一马当先,登在前面。突然,后面传来急促的叫喊声。“怎么了?”我和同学寻着声音赶忙往山下跑。几个女生围在一起,我挤进去一看,地上还躺着一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蜜雪”。原来她穿的是凉鞋,脚下一不留神滑倒了,腿也摔破了皮,脚脖子也肿的老高。我友好的伸过手要扶她起来,“还可以走吗?”她却奋力的推开我的手,“不用你管,我自己能行。”说着,她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可就是脚不听使唤,没等走路痛的已经热泪欲滴了。同学们都说我的身体最健壮,并推选我把她背下山。我知道这是他们在为我创造化解冰点的机会。尽管“蜜雪”很不愿意,可在同学们的再三劝说下,我还是背着她,和几个同学一起把她送到医院,还帮她联络了父母。
    第二天,我又来到医院,还为她买了一束鲜花,并夹着一张纸条:祝你早日康复,早日回到我们的身边。落款是‘对不起’。我每天放学后都坚持来为她补课,因为这样我的心里会舒坦很多。虽然她不是很愿意,但看在陪同的同学的面子上她也没赶我走,但我们之间只局限于功课上的交流。随着时间的推移,“蜜雪”终于痊愈了。那是我帮她最后一次补习完功课要走的时候,她用清脆的声音叫住了我,这声音是那样的悦耳,她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天对我的帮助。”我的脸顿时涨红了,又有些羞涩,我吞吞吐吐地对她说:其实应该我对你说声谢谢,谢谢你能够原谅我。
    真是不打不相识。别看她曾经羞辱过我,也别看我曾经报复过她,打那以后,我们的关系却亲近了许多。我们喜欢在一起玩,一起讨论功课,在一起谈理想,谈写作的心得,当然也少不了谈谈在脑海里尚属朦胧的爱情,我俩成为了挚友。可毕竟这是个多梦的季节,多梦的年龄,在不断的交往中,我不觉想起了一个令家长和老师都谈虎色变的字眼——早恋。
    越是害怕的却越容易来到。终于有一天,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成为老师和同学的攻击对象,同学们交头接耳,老师也旁敲侧击,这一切都像毒针一样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更让我头晕的是“蜜雪”的母亲竟也来找我谈了话,告诫我不要耽误了“蜜雪”的学业。
    放学了,同学们都离开了学校。我借口落了作业本,一个人孤独坐在教室里,脑子里闪现着我和“蜜雪”交往的情景。不知坐了多久,我感觉有一个人站在了我的面前,是她。她只是站着,一声也不吭。就这样,我望着她,她也望着我,彼此沉默了许久。
    “蜜雪”忽然问到:“还记得我写给你的纸条吗?” “记得。”我回答。“那好。”她把右手伸到我的面前,“我还有一张纸条给你。”可我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她手里什么也没有,但我却感到了经历多少磨难才换来的真诚的友谊。于是,我也伸出手,我们不觉相视而笑……


    辽宁省抚顺市抚顺城西路19—3
    邮编:113006 抚顺工务段探伤班 曹爱东

 相关文章
 灯塔    5922 次 2014/2/16
 80后们..还记得咱们的作文必杀句吗?    2034 次 2009/3/8
 我愿意当个小丑    2439 次 2008/5/27
 墨雪    7954 次 2014/2/16
 听:一个母亲的心    1909 次 2008/5/27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