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网络文学 >> 网络原创 >> 相思
  • 相思
  • 来源:网络 作者: 玉树临风 日期:2008/5/27 阅读:2896 次 【 】 A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那个叫相思的女孩已经有好长时间没见了,正如她所说的,她再也不来这里了,但我每天仍然坚持每天都来这里,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等她,即使自己心里很明白再也不会见到她了,还有阿默!

      五个月前我初到了这个聊天室,注册的时候发现原来自己的名字早已被别人抢注了,只好不情愿地换了一个别的名字,还好,认识一个比较不错的叫阿默的朋友。我们认识的三周后,阿默才告诉我,原来我的名字是他抢注的,他说他们这里的人都这样,把好名字自己抢注后,可以跟需要它的人“等价”交换,看我人不错,就先“借”给我用用,以后不来这里了,再还给他。虽然他很大方,我还是给了他一顿“拳脚”,算是报复!

      几天后,就在我跟别人聊得正起劲的时候,突然,

      “嗨,找到你了,明”正在聊天的我被一声轻亮的招呼给打断了,我一看,原来是一个叫相思的女孩在跟我打招呼,我赶紧回了一声:“你好”,然后大脑便飞轮一般地转起来查找这个叫相思的女孩是哪里认识的。

      “这么长时间没见我真的想我了吧?我一直在找你,还好你有良心。”相思接着说。

      一点头绪都没有的我对这突如其来的“问候”只好含糊的答应了一声:“我也是”。

      等了一会儿,她居然没有说话,我感觉到很奇怪,就又问她:“怎么了?”她还是一阵沉默,我猜想她可能是掉线了,或者找到了她想要找的人了,我就一边走开去找其它朋友。

     “你是不是真不喜欢我了?老躲着我,为什么,我做错事了吗?”

      沉默了好久的相思突然问我,“哦”怎么搞的,看着她的问题,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我就问她:“你是谁,以前的名字叫什么?”

      我这个时候猜想她可能真的是我的朋友,在跟我开玩笑!相思又接着说:“明,我有急事,我得走了!知道吗?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明天这个时候我等你!你一定要来!”我刚要张口回复她,她就已经一声“晚安!明天见!”就走了。

      她就这样把我搞得稀里糊涂的就走了,我低头看了一眼时间,真的很晚了,走吧,是“敌”是“友”明天再说吧!明天看她究竟要说什么。

      临走的时候阿默走过来问我:

      “明,刚才那个相思跟你密谈是不是?”

      我很好奇地回答他:“是呀,你怎么知道?”

      阿默嘻皮笑脸地说:“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我回答他:“没什么,她说明天见!”

      阿默说:“就这一句?”

      我说:“不信你问她。”

      阿默又说:“我看她是个骗子!在这里捉弄人的,你不要理她了。”

      我说:“咦,你怎么敢确定她是骗子?为什么你刚才连个人影都不见?”

      阿默又笑着说:“这是为你好,谁叫你是新来的呢!她一定是看你新来的,耍你玩呢!”

      我看他这么说,便满心疑惑地问他:“你在帮我?还是嫉妒我交朋友?”

      阿默一看我这样,就不耐烦地说:“总之,她一定骗人的,你明天不要来了,免得当着我们的面出丑!”

      我说:“你什么意思?”

      阿默说:“没意思!”说完就走了。阿默这么说,我想他和那个叫相思的指不定是认识的,我刚要上前再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可惜他却走了,我一心疑惑,不知道明天该不该来,本来是要来的,可是听了阿默一翻话后,不禁又想,要是阿默说的是真的,他们会笑我,并且她和阿默他们也许是一伙的也说不定,阿默看我当真,良心发现才来劝我的也说不定,但我已经答应了人家,不来多没礼貌。我最后打定主意,还是得来见她一面再说,看看她们究竟在玩什么花样,一切答案都只有在明天来了!

      第二天带着满心的疑问来到这里,就看到相思已经到了,那个叫阿默的却不在,相思很高兴地上来打招呼说:“明,你来晚了,跟以前一样,我总是会早你一步。”

      我低头看了一下时间,心想:哪里晚了,她来早了才是真,看来她真是一个女孩子,都是那么计较时间!我笑了笑说:“哪里。”

      相思听我说完,突然扳起脸来说:“行了,别假装客气了,说,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老躲着我不见我?”

      我被她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弄得措手不急,连忙说:“嗨,别误会,其实我今天来只是想跟你说清楚,我不是你的那个明!”

      相思冷着脸说:“别装了,什么这个那个,你这套鬼把戏我见惯了,想脱身是不是?”

      我急忙说:“是真的,昨天我就想跟你说,可你后来走的急。”

      相思的脸色更冷了,说:“你不用多解释了,我今天来这里也是想跟你说清楚,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我一看情景,知道误会大了,就算多再多说也是没用,索性不出声,但却没有想离开,因为好奇心的驱使我决定多呆一会!

      相思又说:“明,你不出声了,这样也好,你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不讲道理、喜欢无理夺闹的女孩?其实我们在一个学校呆了那么久,你是应该了解我的为人的,我做错了什么,弄得你一声不响的就躲开我?当初我们……”

      相思看来是动真的了,她越说越多,我也越听越清楚,我了解到原来她和她的那个“明”是在一个学校读书时认识的,后来毕业分开后就各奔东西了,但感情一直很好的她们一直没有因此而受影响,相反,她们一直在互相联络,一直在找机会相处,聊天室就成了她们最好的“谈情说爱”的地方,可后来不知怎么的,那个“明”突然消失了,结果相思便一直在找“明”,可巧找到这里来遇到了我!看来我必须得跟她说清楚,否则误会再大我可就真的收拾不了了。

      我于是打断了她,说:“相思,你好,请原谅我这样称呼你,说实话,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再说,这个网上叫明的人很多,你怎么就认定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明,其实你没有依据的,对吗?”

      相思听我这么说,大声喊到:“你装什么,不是你打电话到我家约我的吗?你以为我真的脸皮就那么厚,随便认一个就是了!”

      说着说着居然哭了起来,她一哭把我给弄昏了,我怎么就想不起来我曾经给她打过电话呢?她说得很认真,我不想承认都不行,可我这两天都没打过电话给谁呀,看此形势,只有等她稳定一点,肯听我解释的时候再解释给她听了,当务之急是先劝好她。

      我于是赶紧劝她:“不要这样,你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呢?”

      相思边哭边恨恨地说:“行!就算我认错人了,你好狠,你记着,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找你了,也不会再想你了,今天说清楚,咱们就算彻底分手!”

      听她这么说,我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都哪跟哪呀,发生了什么事呀,先是一个不知来历的女孩说认识我,然后要我等她,然后我如约来了,又说是我先约了她的,然后她又骂了我一顿,然后就分手了,可我还不认识她呢!我真的越来越糊涂了,不知道怎么才好,看来我昨天就不应该答应她今天来见她,或者听那个叫阿默的不来也行,不见她不就什么都得了,真要是因为我搞得她们分手,我可真太对不起她和她的那个“明”了。

      相思看我半天没出声,突然间语气变得很温柔地说:

      “明,算了,每次我一开口就没你说话的份了,你看我是不是在这里无理取闹呢?我刚才真的是心情太坏才那样,我找了你那么长时间,突然找到你,就对你发脾气,你不要记得才好,我不想破坏掉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别为难,我很明白你一定是有苦衷才会这样对我是不是?”

      看着她认定了我是她的那个明,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说:

      “哪里,你才不要太伤心了是真的!感情这东西谁也说不好。”

      她又笑着说:“明,今天说清楚了,明天我就不会再来这里了,你也不要来这里了,这里真是一个会惹人伤心的地方!我们分手后我会一直记得你的,你记不记得我都没关系!……反正我是一个不招人喜欢的女孩,还是应该自觉点的好!你说呢?”

      我听她这么说,便很干脆地回答:“你是个好女孩,不要自己作贱自己,我会记得你的!”

      我这句话是真心的,现在,不管我以前是否真认识她,总之我真的有点喜欢面前的这个她了,面对这么一个痴心的女孩,只要她肯要求,并且我能做到的,我一定都会帮她做到的,包括帮她找那个云里雾里的“明”。

      可她没提出来,又说:“明,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还是单身的,你交女朋友了吗?有时间带出来给我看看好不好?真希望你能交到一个体贴一点的好女孩,不要象我这样的不讲道理的才好!”

      我赶紧说:“你才是个好女孩,明没福气而已!”

      相思沉思了一会,幽幽地说:“明,想你的时候我会吃不好饭、睡不着觉的,你男子汉大丈夫的不要象我这样,想我的时候给我写封信吧!就一张白纸,什么也不用写,就象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样,多好!”

      看着她说出这样让人伤心难过的话,我无言以对,一心只想能多陪她一会是一会,虽然我知道我不是她的明,但至少她心里认定了我是她的明,那我就先做一做她的明吧!

      看着我没有说话,她说:“明,不想说就别说了,我走了,几个月来憋在心里的话终于都说清楚了,我心情真的好了许多,我想我能够好好迎接明天了,再见,睡个好觉,晚安吧!”

      她要走了,我不知道该再怎么说,于是劝她道:“晚安,不要再多想了,随缘吧!”随即心里一阵难过,我知道她这次走了之后我就再也不会遇到她了,如果她不把我当成她的明,而我就是我,她还跟我说这些的话,我会怎么做呢,我不知道,但对于一个真心如此对我的女孩,我一定不要让她伤心。

      “明,这两天我心情不好,我病了!可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呀!”随着一断伤心流动的文字映在屏幕上,她终于还是默默地走了!

      我无法挽留她,也无力去挽留,对于她来说,她在我这里获得了解脱,也许她真不在乎我是谁,或者她也真的知道我不是她要找的人,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找到了,倾诉了,才发现缘尽了,自己也终于可以解脱了!

      此时的我,心里充满了悲伤,为相思,为“明”,也为我,她走的那么伤心,难道我就不难过吗!可我又难过的哪份,我算什么,一个替身!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我满心的无奈地刚要离开,阿默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问我:

      “明,相思走了,密谈的怎么样?”

      我看着他过来,说:“怎么刚才不见你,你去哪了?”

      阿默说:“改了个名字而已!”

      我问他:“为什么改名字?其实你认识相思的是吧,我早就应该知道。”

      阿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们是认识。我们先不谈这个,那个相思的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我满心悲伤地说:“没什么,她说她是我女朋友,说跟我分手!”

      阿默不禁失口说道:“分手!!”

      我一看他惊讶的样子,问他:“怎么样?”

      阿默赶紧说:“没什么,没什么,她到底是这么做了!”

      看他这么说,我心里满是好奇,隐隐觉得阿默这个人不简单,不禁问他:“你怎么知道她要说什么?你究竟怎么回事?”

      阿默没出声,我一看他没出声,我也没说什么,就这样,两个人耗了有一会,我说:“喂,不说话,我走了,我时间紧的很!”

      阿默又沉默了一会说:“不要这样,求你一件事好不好?我求求你!”

      我说:“行了,别装可怜,有话快说!”

      阿默又沉默了一会说:“明,求你,求你把你们刚才的谈话记录拷一份给我,拜托了!”

      我没想到他居然求我这个,就问他:“你要这个干嘛?你喜欢看别的谈话是不是?”

      阿默一看我这样也急了,说:“拜托你了,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看看她究竟都说了些什么?只此而已!”

      我问他:“你看有什么用?”阿默说:“是的,因为我认识她,我也很关心她的事情,求求你给我好不好?”

      我说:“那好,你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阿默又半天没做声,“说呀,不说我可走了!”我追着问他,阿默被我逼急了,终于开口了:“我就是她说的那个明!”

      一看到阿默的这句话,我不禁呆住了,什么!他才是明,这是怎么回事?

      相思要找的人就是他?他可一直在这里呀!阿默看我没出声,就接着说:“明,我说的是真的,我告诉你吧,我们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后来因为……”

      “因为工作是不是?”我抢着说,阿默说:“是的,她一定都告诉你了,其实不全是因为工作,中间有很多事情,说了你也不明白的,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也不想跟她分手!”

      我说:“那你就一直躲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一直看着她?一直看着她找你?一直看着我们说话?”

      阿默又点了点头,说:“是,可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我不能告诉她我就是明,所以只好一直看着她,因为我不知道我告诉她真相后会发生什么情况,她会怎么样,我只知道,只要她在这里,我就一定在这里,我只想能够陪陪她就好了?”

      看着阿默这么说,我不仅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先注册了这个“明”!而且昨天又接二连三是阻止我们今天的会面,我问他:“你给我你的名字,你昨天又阻止我们今天的见面,一切早安排好的是不是?”阿默点了点头,说:“刚开始我给你我的名字就是想你帮我,可昨天,我又……”

      我接着说:“你又后悔了,你不知道我会跟相思怎么样,你怕我乱讲话是不是?”阿默又点了点头,我问他:“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清楚,为什么你不直接去见她!”

      阿默沉默了一会,对我说:“我怕,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那我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我一看他这个样子,便生气地对他说:“原来你一直处心积虑的地想甩掉人家,那还反反复复的干什么?”

      阿默看我真的生气了,叹口气说:“你不明白的。”

      我大声说:“我有什么不明白,一定是人家条件不好,你条件比她好,你这种人,满口什么山盟海誓,其实说白了,还不是讲究传统礼教观念中的门当户对!”

      阿默一看我这么说,也急了,说:“你扯到哪去了,是我配不上她,是她条件比我好,人家是干部子女,我是个地道的穷小子,你明不明白?”

      我看他这么说,顿时一怔。

      阿默又接着说:“其实在学校里相处的时候我们就明白将来一定会因为家庭问题而没有结果的,可我们谁也控制不了自己,当时只想着过一天算一天,好一天乐一天。可惜后来毕业,越担心什么事情就越会发生,先是她父母不同意,后来是我父母不同意!”

      我打断了他问:“她父母不同意还说得过去,你父母怎么会?”

      阿默说:“因为她父母答应给我的弟妹安排工作为由,要我和她分手,我父母都是老实人,再说她家提出的条件又那么好,就……答应了!”

      我问他:“你呢,你家不同意,关你什么事?”

      阿默说:“我看你没吃过苦的,你不知道吃苦的滋味,家里把我供成个大学生不容易的,我不为家着想,我还算什么?”

      我默默在点了点头说:“其实你们还都深爱着对方,就这么分开了?”

      阿默没出声,看来此时的他的心里一定是难过极了,“对了,电话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一口咬定是我约了她?难道也你是做的。”

      阿默说:“是,电话是我打的,人是我约的。她家前两天人告诉我家,说她在家里病的很严重,糊里糊涂的非要见我不可,要跟我说清楚我们之间的事,她家怕我们真的见面就又拆不开了,就让我想办法,我有什么办法好想,只好让你帮我顶替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无话可说了,因为我真的不理解他们是怎么一回事,还好,我现在算是个彻底的局外人了,我长叹了一口气,说:

      “阿默,算了,刚才是我错了,别再跟我讲你们的故事了,我把她说的话都发给你,你收好了!”

      “行,我把信箱给你!”阿默急着说。

      我说:“不用了,你把信箱给她吧,这比给我强,就一句话,我直接在屏幕拷给你就行了!”

      阿默说:“怎么那么长时间就一句话?”

      我说:“是的,就一句话,你记好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相思临走时的最后一句话发送给阿默:“她说的是:明,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呀!”

      我告诉他说:“记下来,就这一句话,不要忘了!”阿默没有再出声,我知道他不会再说话了,至少在今天是不会再说话了!下网后,重新整理了一下今天与相思的谈话内容,打个包就给阿默发了过去。

      一周以后,接到了阿默的来信,内容大概是:他说他那天哭了一夜,尤其是看到相思最后给他的那句话,更让他觉得惭愧,现在他的家里都站在他的一边。他已经将那天相思所说的那一段话拿给了相思的父母看,相思的父母看着他们这样也没了办法,只说以后的路让他们自己选择吧!最后,阿默说:现在自己已经有信心选择好今后的道路了,不想再依靠任何人。

      随后便是很长一段时间阿默没了音信,我在聊天室中再也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二个月后,阿默又来信了,很短,只说他已经结婚了,便没了下文。看着这封没头没脑的信,我不禁又为他们担心了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后,收到了一封,是相思来的,我不禁好奇地打开来一看,哇!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好漂亮的两只蝴蝶,五彩斑澜的美妙身躯正在百花丛中翩翩起舞,真的好美!细一看,两只蝴蝶的翅膀上还各自镌刻着一行靓丽的小字:“阿默”、“相思”!我不禁喜不自胜,心里喊到:死小子,到底你们还是学做“梁山伯和祝英台!”了,也不说请我喝喜酒!往下看,还有一行正文:明,这封信是我和阿默(明)要写给你的,可不知由谁来起草才行,阿默说他嘴笨,就由我来代劳了,其实不只你和阿默是朋友,我们不也是“朋友”吗!我们不知道要怎样来感谢你这个大“恩人”!阿默一直说要亲自去谢你,他总说要不是你,我们哪有今天!其实我心里却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可惜我们天各地远的,我们夫妻只好在这里遥谢你这位恩人了。阿默曾经向我提议,说我们要是再有一只“小蝴蝶”的时候,名字就用你的那个“明”来取,你说好不好?……

      看着这封真情洋溢的来信,我不禁悲喜交加,热泪瞬间模糊了双眼,心里想:亏你们还记得我,什么“小蝴蝶”的名字用我的“明”,分明是一只“小毛毛虫”嘛!……
 相关文章
 故乡的变奏    7062 次 2013/12/12
 也许真实并不遥远    2988 次 2008/5/27
 北京日记,无 题(70)--(72)    7032 次 2013/10/28
 听别人读自己的文字    2332 次 2012/12/26
 爱情飞地(小说)    2216 次 2012/11/18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