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 >> 文学评论 >> 金庸封笔36年依然称霸武林 新武侠不是真正武侠?
  • 金庸封笔36年依然称霸武林 新武侠不是真正武侠?
  • 来源:华商报 作者: 王锋 日期:2009/1/31 阅读:2603 次 【 】 A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近日,上海新华传媒的一项调阅的数字显示,《金庸作品集》(新修版)过去的两年间在沪的销量仍然达到了2648套,这个数字将近些年涌现的那些所谓的“新武侠”抛在身后,在封笔36年后,84岁金庸依然是中国武侠界的老大。

      金庸武侠小说的内核是什么?新武侠为何不堪一击?玄幻武侠是对传统武侠的正面挑战,还是侧面迂回?武侠小说在e时代的今天,其真实现状又是怎样一番情形?

      看江湖   

      新武侠,大多很言情

      近年,随着金庸和梁羽生步入晚年,五花八门的“新武侠”层出不穷,武侠小说的“金梁时代”是否已经过去,曾一度被一些圈内人广泛谈论。但这次调阅读者却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这是个发人深思的问题。金庸1972年写完《鹿鼎记》后宣布封笔,此后他没有写过一部武侠小说。36年,足以让任何一场“新老交替”进行得很充分,但是这么长的时间里,层出不穷的“新武侠”却依然没有谁能撼动金庸的地位。即使是在金庸此次修订小说遭到一些人的强烈抗议,甚至引发拥趸成立修订版“罢读联盟”的情况下。

      “不是金庸进步了,而是‘新武侠’们取错了名字。”武侠小说研究专家李先生的观点颇有新意。他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中国武侠小说经历了很多的流变,但是唯一没有发生变化的就是对“侠义”精神的展现,这是武侠小说的内核。但是出现的自称“新武侠”的写手们,却是以武侠之名写起了个人的小情绪,“如果把‘新武侠’的外衣剥离掉,那他们的作品大多就是言情小说。”李先生认为,正是因为“新武侠”取错了名,挡住了一些喜欢言情的读者,又让一些喜欢武侠的读者大失所望,这才使得新书的销量有点惨淡。“金庸能够保持不败,其实是因为,现在除了他,没有真正的武侠。”

      写玄幻,是另辟蹊径

      年仅30岁的网络写手纳兰元初,因为《断龙台》、《邪兵谱》等畅销作品被称为玄幻武侠代表人物,他坦诚自己是金庸迷,而且受其影响很大,对金庸为何封笔36年依然领跑武侠书市的问题,他认为金庸作品水平高是一方面,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则是“新武侠”作者“太年轻”,普遍“积累”不够,而“积累”够的、年龄稍长的作者又没有武侠情结。

      “作为一般写手,我们没有办法撼动他的武侠权威地位。现在出现的‘新武侠’,只是在作品形式上有一些变化,但书中的侠义精神并没有脱离开他的精神,‘新武侠’和金庸十几部作品里阐述的中国古代的侠客定义没有脱离开,不同的只是故事情节,但大环境没有脱离开金庸的感觉。”纳兰元初说。

      他对金庸作品水平的评价为“崇山峻岭”,而不仅仅是“难以逾越的高山”:“我们也希望翻过这座大山,但是他确实水平太高了,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在超越原来,这十多部作品涵盖了武侠小说的各种类型,你看他后来的《鹿鼎记》又是对以前自己所有作品的推翻,就像很多人说《堂·吉诃德》之后再无骑士小说了一样,我们也不是把金庸当做神来看,而是现在的武侠小说写手没有这个能力。”

      纳兰元初认为,因为没有办法超越金庸,大家只能另辟蹊径,“绕”开金庸的影响力,在武侠的世界寻找更细分的市场:“我们写玄幻等很多种类,只是换了个包装,因为现在写新武侠的人都看金庸,写出的作品也都受他影响。金庸的作品不管销量和口碑,还是文字本身,现在还没有人超越他,现在的写手不管怎么努力都不能超过他,所以,只能找其他路子,冠以玄幻、悬疑、穿越等,另辟蹊径吧!”

      辩江湖

      重庆出版集团图书策划人闫超———

      经典就是巅峰 何谈超越?

      金庸的武侠小说是建立在大师深厚的文化知识上的,那是一种长期的积淀,不是现在的许多“武侠”小说作家光凭想象就能写出来的。金庸的作品已经是经典,要超越或接近这个巅峰很难。

      同时,随着时代的改变,现在人们的阅读习惯也正在发生改变,这从玄幻类武侠小说《诛仙》的流行就可以窥见一斑。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曾经沉迷于传统武侠小说的人群来说,“新派武侠小说”仅仅是种娱乐方式。“金庸”不仅仅是大师的名字,也是一个著名的“牌子”。选择有“牌子”的武侠小说阅读也符合许多人的习惯,这一点或许也是大师的作品依旧畅销的原因之一。文化评论家何三坡———

      不过是通俗之王 何谈经典?

      所有的武侠都很难看?不尽然,我看《魔戒前传》就值得一读。前年我还买了一套送人呢。好的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它能够让我们脱离现实得到短暂的高飞。坏的武侠是成年人的蠢话,让人脱离现实短暂撒野。

      中国武侠还是一种旧文体,在这个旧文体里,真正写得好的是四川的还珠楼主,当时的武侠世界的天纵奇才,作品荒诞怪异,融神话、剑仙、武侠于一体,独步一时,非金庸可以企及。遗憾的是他生于乱世,不能安心创作,晚年,因为时世煎逼,竟然为了自己早年的写作生涯写过悔过书。只有这个人称得上武侠大师。至于金庸,当然是个通俗之王,蠢话之王,算不得艺术大师。他的作品,没有创造力。我看不出比《三侠五义》之类的故事高明到哪里去。

      金庸的武侠卖得好,原因有99条,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条是我认识的朋友们太懒,他们情愿喝酒、睡懒觉、陪女人逛大街也不愿意去侍弄武侠这样的玩意。

      至于新武侠,我觉得这是一个年轻孩子的愿望而已,他们显然还没有找到任何一条崭新的道路,只能在金庸的阴影里折腾。据我几十年的经验,情况大致是这样:不是金庸无法超越,而是老虎们不愿下山做猴子。福建省作协会员、诗人黄静芬———

      经典也会走向死亡 何谈永远?

      传统武侠小说正在走向生命的尽头!我觉得这一点也不危言耸听。

      某个领域如果长期不出新“产品”,只有“经典”时,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典”也会走向死亡。况且,传统武侠小说,包括金庸的作品,是有着极其醒目的时代烙印的,他的读者群也几乎是固定的。“固定”有时候也是一种“狭隘”。举个例子来说,上实际80年代,大家都读舒婷的诗,那现在呢?时代不同,阅读习惯也不同。我觉得就没有永远的经典,只能说是某个特定时代的“经典”。传统武侠小说也是如此。

      时代在进步,读者在变化,传统武侠小说“死”了,还是会有另一种“小说”站出来。

      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 狄蕊红 实习记者吴成贵 采写

      问江湖

      “新武侠”作者积累不够

      对于现在“新武侠”写手不能占领书市的原因,纳兰元初认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作者积累不够。“写武侠小说积累很重要,尤其是历史、人文等方面的积累,还有人生经验等,不仅仅是有感而发就可以的,比如我今年才30岁,各方面积累还很不够,和他当年创作时的水平还有很大差距。”

      年轻的写手们积累不够,难以超越金庸,写不出更好的武侠小说,但年龄更长一些的作家为什么没有人能超越金庸、领跑武侠书市呢?“50岁左右的人虽然有积累,但他们没有武侠情结,他们年轻的时候大陆还没有多少人读武侠,现在作协的老作家们对读武侠作品都很不屑,根本把金庸的作品不当文学看,他们可能有能力,但他们不会去写武侠。”纳兰有些无奈,“现在很多武侠杂志跟我约稿,我还是不敢写,因为我知道没有办法和金庸媲美,拿不出手。也许,我再修炼修炼,希望到了40岁的时候能够写出一部能拿得出手的武侠小说,但我还是不敢说将来的作品能和金庸水平相当,不是我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我现在还没有做到,不敢夸口。”

      他认为现在的新武侠写手只能是“曲线救市”,真正能和金庸一样用传统历史背景写武侠的人不多。

      -文化旁白

      大师就是“独一个”

      金大侠金盆洗手已经36年了,这期间,足以让无数光屁股小孩出落得“人五人六”,可据说仍无人能继承大侠衣钵,大侠著作在前,“飞雪”依旧“连天”,但无人出来“射白鹿”了,武侠小说园地里,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想想,这似乎也没办法,如果是个人就能上来甩一阵大刀或甩上一垃圾筐的金钱镖,把金大侠的独门秘笈悉数展露无遗,那金大侠可能也要颜面无光了。毕竟,太容易模仿或太容易被“比学赶帮超”,大师也就无所谓其大师了。大师难就难在,他就是独特的“这一个”,他转个身,就是“乾坤大挪移”;坐在地上,大脑袋里可能正在“华山论剑”。

      不免也想到,这里面,除了大侠综合魅力外,还有个文字力量的问题。如果现实江湖中有个大侠,威风无比,身手了得,但随着年事日高,由于体力、精力等诸多不可挽回的因素,即使贵为掌门,名扬四海,与人捉对厮杀起来,恐怕也难敌多少人马了。但文字就能做到这些,修炼不到,只能是望文兴叹,瞠乎其后,徒唤奈何。同样是纸质出版物,金大侠的书动辄数千万册地发行,而有些人的书只能赠送熟人外加请一顿饭。为什么长江后浪不推前浪了呢?还要让金大侠不绝如缕地滋润这么多读者呢,有志于此的写作中人,难道不该面色微红吗? 王锋
 相关文章
 《诗叙从史记出发》回答记者问    3200 次 2013/1/2
 方方@柳忠秧——不过是撒娇罢了    2210 次 2014/5/28
 世华微型小说25年    2277 次 2008/5/23
 六月,一个人的纪念    2062 次 2008/7/23
 “文学”在今天的“意义”    1772 次 2012/12/8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