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校园文学 >> 心情故事 >> 火车
  • 火车
  • 来源:原创 作者: 三月楚歌 日期:2014/2/27 阅读:2488 次 【 】 A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在08年左右,是我乘坐火车最频繁的日子。那时候刚刚大学毕业,遇到的又是大学扩招后的第一批毕业生,常常看到,一个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职位,动辄几百上千人参与竞争,僧多粥少的时候,各种潜规则也就十分普遍了。我在L城参加中学教师考试,招五名,我考了笔试第二,招考简章上说,面试最低分七十分,最高分九十分。如果照这样算的话,就算只给我七十分,我也能顺利求职。不幸的是,面试前一天,电话通知我,规则改了。

        说来惭愧,我的面试,最终只有五十九分。这可能是我这一辈子在面试时最低的分数。

        很多朋友为我鸣不平,说应该去理论理论,但是我淡然一笑,说算了。

        有一些事情,我不想花费太多的精力去争取,做好自己,顺其自然。对于工作,就像爱情,我全力争取,但不必强求,凡事讲个缘分,就算我争得脸红耳赤,获得了机会,但以后我怎么在那个环境中发展。况且,去争得脸红耳赤,可能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是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当然,我的这种态度是不可取的,这是对社会不公平的妥协,严重点说是助纣为虐,但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我还有很多关于生活和前途的事情要去关心。

        我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但我只是和自己争,努力做到最好,每天都有进步。

        L市并不是我读大学的城市,为了去L市考试,我前后坐了好几次火车。

        从L市折戟,我又要坐火车到其他城市求职。从南到北,那一年,我的火车票有厚厚的一摞。后来虽然找到了工作,在一座城市安定下来,但因为和女友是异地恋,每次约会又坐了很长时间的火车。对于火车,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就像对于故乡一样,充满了亲切。

     

        我是从上大学开始乘火车的,那时候都买的是座票。寒暑假又是客流量的高峰期,往往座票就是站票,站票就是挤票。火车和公交车,大概是最能体会中国人口集密的地方。08年冬天,我从深圳回内地,买了站票,一上车,才发现到处都是人,像用桶装鱼一样,挤得满满的,寸步难行。我在车门处,找了一个立足之地,顺势站着。旁边是几位在深圳打工,年终回家的人,他们带着大件小件的行礼,把车门都占满了。这三个女孩和两个男孩,年纪也不大,我和他们聊天。他们都是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的,他们说,读书的时候烦,现在想起来,读书才是最舒服的日子。我说,别说你们了,我才毕业,都觉得学校才是最舒服的。

        挤了四十多个小时,什么时候睡着,什么时候醒来,都不知道。

        中途,我们似乎各自说了很多自己在学校读书的时候的事。

        恍恍惚惚的,只听到隔一段时间,乘务员就过来敲旁边的厕所房,让里边的人出来,不然其他想上厕所的人,就没地方了。再有就是,隔壁的车厢里,一个婴儿一直哭不停。

        乘火车,是我在大学里经常干的事情,我有几个同学,在假期的时候,喜欢乘着火车到处游玩,那时候没有钱,我们经常逃票。逃票的办法,是我的一位同学传授的,如果我们要去丽江的话,我们会从出发的城市,在火车快要到点开车的时候,风风火火连爬带滚来到车站,这个时候,车站的工作人员一般都允许我们上车再补票。就这样顺利上了车。

        在火车上,有的时候,工作人员会查票,有的时候不查。当我们看到工作人员来查票的时候,就假装上厕所,或者迎着工作人员走上去,假装到他们查过的车厢去办事。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就会拦住,说:“票呢?”我们便宠辱不惊地回答:“在包里,我前面那个车厢的。”

        这一招屡试不爽,也成为大学时代,我们出门旅游的乐趣之一。逃票,就是和乘务员斗智志勇。我已经忘记了我们逃了多少次票,好像只失手一次。那是从重庆到成都的时候,工作人员在出站口查票,我们混不过去,说票丢了。工作人员不信,四个人同时丢票,太巧了,好歹也有一张证明是买过票的吧。我们抵赖不过,又看我们是学生,便补了最近的票。

        坐免费火车,住最便宜的旅馆,是我们大学时代最经常干的事情。

        大学的好朋友傻鸟曾经说过:“并非我们要逃票,是被逼的。”

        学生就应该游学,假期就应该到处走走,火车就不应该收我们的票,国家就应该鼓励大学生假期的时候,多多到外面见见世面。我们觉得他说得对,但有一天,你当官了再说吧。

        傻鸟说:“我当官了,这待遇你们也享受不到了,儿子和孙子们,还是有机会的。”

     

        大学毕业后,逃票的生涯就嘎然而止了。规规矩矩买票,提前半小时到站,也没有再享受打五折的待遇了。当然,也并不是任何时候火车都挤,有的时候,一节车厢里,就两三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是当火车驶进隧道,从两节车厢的交接处,透出来凉嗖嗖的风,声音哗哗地响,就跟拍恐怖片似的,某一瞬间还错觉,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那时候,我喜欢在火车上写东西,火车沙沙地走,灵感也会像水一样流淌着。我曾经在一段时间里,在火车上,写完一部中篇小说,可惜,这部小说在后来,我到西部一个小镇当自愿者的时候,丢掉了。记得在从长沙到贵阳的路上,我正在写小说,那时候车厢里人很少,一位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把头伸过来,当我抬头看她的时候,她笑了笑,说:“日记?”

        我说:“嗯。”

        她说:“没想到,你们男生还喜欢写日记。”

        我说:“我不是写日记。”

        她说:“啊?”

        我说:“我是写小说。”

        她立马投来敬佩的眼光,说:“你是作家啊,太厉害了。”

        我说:“现在写东西的人,就跟牛毛一样多,有什么稀奇的。”

        她说:“现在写东西的确实多,但那都是用电脑写的,没认识几个字,就写书,发在网上,也没人管。那算什么作家呀,作家,就应该用笔写,写在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地写。”

        就这样,我们的话题打开来,她是在长沙读书的女学生,大三了,也是一个人坐火车,要到昆明去找男朋友。我说,这真是太辛苦了。她说,不辛苦啊,心里充满向往,一会儿就到了。两年以后,女朋友研究生毕业,在另一座城市工作,我体会到了这个女孩所说的话。

        当我在贵阳下车的时候,我邀请她,要不要在贵阳停留。她笑了笑,说,火车可不等她呢。我们互相留了QQ号码,后来也彼此加上了,说了几次话,然后就静静地躺在好友里面。

     

        火车是漫长的,一个城市和一个城市之间,短是几个小时,长是好几天。在火车还没提速的时候,一两百公里的距离,可能要花上五六个小时,在这个漫长的时间里,有很多的机会,去认识那些十年修得同舟渡的朋友。火车上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冯小刚的电影《天下无贼》中,发生的故事惊心动魄。在火车上,我也遇到过小偷的事情,我从北方的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出差,彼时的火车很挤,一个小偷,正准备偷另一位汉子的手机。当他的手刚刚伸进对方的包的时候,天下就有这样的巧合的事情,对方的手机刚好有电话打进来。

        伸手摸电话,就摸到了窃贼的手。

        这位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年,当时被打得很惨,最后被乘警带走了。

        在火车上,三教九流的朋友,总是很快认识,又很快陌生。从佛山到怀化,我和一位流浪歌手相谈甚欢,还说以后要有机会,我给他写歌词。当时也留了QQ号码,后来没有加上,因为写号码的纸条,不知道丢哪里去了。还记得,我去广州找我朋友的时候,在火车上跟几个年轻人打得一片火热,我们斗地主,一起吃水果,一下车,便淹没在了茫茫人海中,从此不会再见。还有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她喜欢旅游,一直单身,就为能够自由自在到处走走,我开玩笑说:“哪天你想让一个人陪你到处走走的时候,可以找我。”她咯咯地笑了。

        在成都我要下车的时候,留了电话,说以后要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会不客气的。

        她要去西藏,后来她给我发过几张西藏的照片,10年的时候,我到西藏工作两个月,也给她发过照片,还和她一起分享了在西藏的点滴感受,我写了一组西藏的随笔,她看到,激动不已。她说她的旅行太浮光掠影了,要是有机会,她希望能够在西藏多住一些。

        后来,在网上,我知道她去了香格里拉,去了可可西里,去了呼伦贝尔,后来去了非洲,有一次,她曾经破天荒地给我打电话,说,她正在丽江的小酒吧,听一个歌手,唱汪峰的歌。

        她把电话拿在空中,让我听。我听出来了,那是汪峰的《北京北京》。她说,这首歌,让她突然想起我,这是一个踌蹰满志的文艺青年的歌,而她有些不求上进,只为活得自在。

        大概在去年,她的电话打不通了,很快停机了。在QQ上留言,也没有人回,QQ一直处于未登录状态。这个从火车上相识,联系最多的朋友,也从生命中轻轻地来,轻轻地走。

     

        火车是聚散最轻意,也最深刻的地方,站台上,总会看到送别的伤感,也会看到相见的喜悦。大学毕业的时候,我送女朋友离开,把她的东西放到行礼架上,然后说:“我走了。”于是我就走了,她抱怨我说,都没有浪漫地吻别一下。后来,我再送她的时候,圆了她这个愿望,在她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在火车站吻了一分钟。当我像做贼心虚一样偷偷瞄一下四周的反应的时候,才发现大家都没当一回事。而女友,脸早就红得像一枚漂亮的苹果。

        后来,我也注意到,尤其是青年男女,在火车的站台上,亲吻,是一件平常的事。

        因为火车站,包含着两地分居的两种可能:久别重逢,或即将离别。

        而这两种可能,都是让人最情不自禁的时候。尽情地吻吧,在这个开放的社会,没有人会关注和诧异,人们来去匆匆,都在为自己的梦想,或向往,归心似箭,来不及去关注其他。

        最近一次坐火车,是和女友从云南边陲小镇回贵阳,我们买了卧铺,这是我第一次乘卧铺。卧铺比起座票,或站票,舒服多了。睡一觉醒来,就到达了目的地。卧铺包厢里,就四个位,大家埋头就睡,也没有多说什么话,每个人都在静静的旅途中,想自己的心事。

     

        如今,参加工作以后,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距离,近的是汽车,远的变成了机票,从南方到北方,从曾经的几个日夜,已经变成了几个小时,以至于10年的10月,西藏已经开始结冰了,当我从拉萨飞到广州的时候,一身厚重的武装,在走下机舱的一瞬间,来不及适应气候,一股热浪让我打了个寒颤。走在广州街上,人们花枝招展,我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个怪物。当然,也很少有机会去认识路上的朋友,时间太短,甚至来不及无聊。在路上写作的习惯,已经没有了。因为只有乘客稀少的火车厢里,才有这样的氛围,也才有这样的条件。被缩短了时空的旅途,提升了效率,却少了很多的乐趣。在快节奏的时代,艳遇是件奢侈品。(作者:三月楚歌)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查看本文的评论
 相关文章
 子非鱼,安知鱼乎?    1575 次 2008/3/8
 长行路    882 次 2014/2/16
 [转] 儿呀,娘想做你家的一条狗!是人进来看看~~    1756 次 2010/4/28
 我替老爸交学费    1515 次 2012/7/4
 让校园活跃起来    995 次 2013/11/11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1187295260@qq.com
  • 电 话:13001130361   QQ 1009068986 1187295260 创作群195592079 文学群167243224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全新打造    网络支持: 中网协
  • Copyright ◎ 2003-2018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