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女性文学 >> 女性散文 >> 花团锦簇的童年
  • 花团锦簇的童年
  • 来源:原创 作者: 海清 日期:2014/11/28 阅读:1800 次 【 】 A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文  海清

        不记得那时几岁,我去村南边的四婶家挑水,只能挑两个半桶,前后扁担钩子缠在扁担上一两圈,以免太长磕地。找了扁担的前后平衡点,耸着右肩忍着痛,双手扶着扁担,碰碰洒洒地挑回家去。

        四婶家窗前的花园里有许多花,那株挺拔的白芍药有黑窗棂子高,四婶早上醒来就能看到。我家的花多数是从她家要来的,母亲和我挎着筐,把挖出的花攥上一大团的老娘土,放在筐里挎回来,有时也有纸包的花种子。

        我家的花园也在东屋的窗下。红砖垒起的几排斜方格子组成四四方方的围墙,围墙上是宽宽的可放用具的水泥平台,这样的围墙既省砖又好看。花园里的“夹竹桃花”和“粉豆子”是最泼实而又好看的。这两种花有时可以在路边或菜园看到,它们的梗叶有种怪味,从路边走过的牛羊猪是不吃的。熟透的“夹竹桃花”种子会自己爆开它纺锤形的外壳,种子自己迸撒在土里。我常用手去捏那似熟未熟的种子,它裂开的种子皮是翻卷扭曲的,似乎在表示它还没有成熟。

        “粉豆子”薄薄的红绸黄绸般的小喇叭花,可以挤出汁来搽在腮上当胭脂。一节节一段段地分枝开叉,展成一蓬蓬的,连水泥平台上都被它侵占了。好闻的清香会远远弥散开去。它的种子是浓缩了的一粒小小黑地雷,也是随熟随撒在地里的。

       “姜心腊”是自顾自地往空中高处长,长椭圆叶围着直茎纷披开来,并没能长太高,花开得不太大,却也不开第二朵。

       “仙人指头”不过是一根根带细毛刺的绿手指而已,不敢碰,不然刺会扎进肉里。

        “洋麻种子菜”是矮扑扑水嘟嘟的细柱子叶,忘记浇水也活得旺相,花朵复瓣比单瓣好看,墙角旮旯地方就够它生长成活。

        那颗灰蓝泥陶花盆里的仙人头,真的像一个人头那么大。有一年暴雨前刮非常大的风,我和姐姐正在屋门前伸头往外看,听得屋顶上的瓦响,母亲一把将我俩搂进屋里。几片瓦紧接着飞下来,其中一片将一朵要开的仙人头砍下来。

        最鲜艳的是“洋芋头”,学名美人蕉,因叶子和芋头叶差不多而得名。它绿叶宽阔,围着花茎紧密密地往上长,并不细小的花因绿色阔叶的映衬更显得红红灼灼。

       “永不败”很像时下花店里的弗朗,又名非洲菊。花的长颈上无枝无叶。一片阳光泼洒在黄圆的花心上,便溅开一层又一层红花瓣,围起了花心。已开许多天了,最底下的一层花瓣开始衰败飘落,顶上的却又一层层长出来,像是总也开不败。它也在阴天里开,在暗夜里开,在雨雾里开,在风里摇曳。

       记得我家的月季花没有长在花园里,父亲是把月季花枝用土压在东墙根下,让她们长成几棵月季花的。花的这种成活方式,学名叫扦插。月季花往里,是一棵苹果树一棵梨树。再往院中,从屋门向院中走的路边上是两棵杏树。南墙里是一棵六月鲜桃树。路西边是一棵五月红桃,一棵扁桃。

         六月鲜平地面分开三条手腕粗的枝杈,展开的三岔枝占去好大一块院子。我们不常去那树附近玩,大概是怕桃毛毛人的缘故。有一年六月鲜结了很大的七个鲜桃。父亲扭下来,母亲洗了,每人一个,剩下的两个收在厨里。我躺在炕上,吃了多半个便再也吃不下。

       苹果树每年都结不多,并且是个儿小的青苹果。于是父亲把一块苹果枝嫁接到梨树上。梨花细碎的白让人感觉洁净好看。有一年梨树结了满树的大把儿甜梨,数数是八十四个。嫁接的苹果枝也结了好几个苹果,是在一株花上结的。但之后的几年梨便结很少,是累了,要歇歇。

        两棵杏树只有母亲的擀面杖那么粗,每年却结无数的杏子。那是小学里的张老师给我家栽的。杏仁可以吃,不苦。杏叶是洁净光亮的心形。枝干上常流下琥珀色的胶泪,用手轻按,软囊囊的,却是又韧又弹。每年的杏熟时节,风中杏叶窸窣摇动,掩映遮藏着一个个金色的小太阳,杏腮上有淡淡一抹红晕,是女孩儿脸上最初的羞红。杏树并不太高,我抬起脚后跟就能扭下个带绿叶的黄杏,比那些腻甜的果儿,香甜中带些酸的杏儿,我更喜欢吃。

    记得有年结了杏时,母亲请张老师来家里吃杏。张老师高个子长方脸,脸有些外突,上唇齿和眼睛也有些外突。后来得知他得了很厉害的腰病,每天要躺一段时间,不能干重活。我于是总认为高个子的人更容易伤到腰部,就像长得高的树容易被风吹折断。   

        南院墙的里外都是榆树,每年榆钱儿结得繁盛时,姐姐就像猴一样爬上高高的榆树,砍下一大块榆枝,邻家小孩也提着筐来撸榆钱吃。母亲把榆钱洗净,拌上面,上锅蒸了吃。吃时满嘴面扑扑地甜,外面粉干里面滑粘。母亲时常天不亮,我们还在睡梦中,就在当门桌子上放了面板擀面叶。不知是桌子腿不齐还是地面不平,母亲往前推一下擀面杖,便听到“咯咚”一声,那便是母亲为我们演奏的儿时的音乐。面叶是比面条宽的方形面片,下好的面叶带汤捞进碗里,拌了我们从野外地里挖的荠荠菜,滋润好吃。

        还有异常鲜美的豌豆面疙瘩汤。每五天一临的集市上,母亲买几分钱一斤的一捆菠菜,那菠菜是开花的,高得可与人比肩。把菠菜梗切成小块单独炒,碗里那汤是清绿,菠菜块是翠绿,没有肉,油花却是飘着几朵……好一碗深绿浅绿的翡翠汤!深秋近冬时,拔了大青萝卜了,连同白色的萝卜腚一起切成条,把盐粒子用刀拍碎再用擀面杖擀细了,撒拌在萝卜条里,晾晒在盖垫上。晒到八成干时,用水洗净洗湿润了,洒上擀碎的熟花生,八角和花椒粉,搅拌一下,就是美味的皮根菜。黄灿灿的玉米窝窝头就着皮根菜是我童年时最爱吃的。

    沟沿上静静生长的喇叭花,是紫胭脂红色,花心白色。它们细细的秧蔓缠绕着棉槐条或槐树上攀援探伸。在那个早晨,我醒来欣喜地发现,将开的喇叭花如收束好的伞,生命的力量使它展开,甩开它纤腰的裙,黄而暖的早晨的阳光洒在喇叭花上。

        几年前,弟弟开车拉着我和姐姐经过儿时的村庄,弟弟提议顺便看看老屋。我心里马上拒绝,但姐姐和弟弟听不见。我知道,老屋不会比儿时的老屋好。无奈,还是一起去了。

        很巧,住我们老屋的那户人家有人在家。推开门,踏入院子……但哪还有什么老屋,院里只有两棵半高的杨树,压水井,晾衣铁条,屋前的水泥空地,通往大门口的一步一块垫脚石。没有了遮天蔽日的四个方向密排的树,没有了花园,没有了果树,没有了蔬菜。就像《聊斋》中的书生,与娇艳的女子在桃红柳绿的家园相会后,愉快地回返,猛回头,眼前只是一片荒坟,杂草丛生,野狐出没……

         院墙显得那么低矮,尽管曾经感觉这里是庭院深深。它框住了我的前半生,如今我却要走出这个家园。我家四围着的树十年长成能盖屋的大梁了,那天大姨夫赶着毛驴拉的地排车拉走了最粗的十棵,十年,我生命最初的十年,我长成了什么?

        记得儿时有一年,我得了黄疸型肝炎,每天躺在炕上不愿动,早晚喝母亲熬的叫猫爪草的草药。每天早上,阳光透过窗棂在墙上涂上两个橙黄的胡萝卜,再渐渐地散开,淡去。最后胡萝卜散成了白光溶进了白墙里。可第二天早晨,胡萝卜又在墙上等我了,鲜黄,鲜黄。

        离开老屋,我有许多个早晨在墙上寻找那两束鲜黄的颜色,可是,没了,再也找不到了,太阳还是那个太阳,时间也还是早晨,墙上却不过是浅浅的白光而已。而我花团锦簇的童年,也早已凋谢,成了落花满地……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查看本文的评论
 相关文章
 周国平:女性的美好特质    2316 次 2009/1/22
 一个下午    844 次 2012/1/6
 安妮宝贝经典语录    1454 次 2008/3/8
 心海绿洲    1391 次 2010/2/21
 凋零的秋菊也相思    603 次 2012/12/7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1187295260@qq.com
  • 电 话:13001130361   QQ 1009068986 1187295260 创作群195592079 文学群167243224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全新打造    网络支持: 中网协
  • Copyright ◎ 2003-2018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