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女性文学 >> 女性散文 >> 野菜,妈妈
  • 野菜,妈妈
  • 来源:原创 作者: 王瑞娴 日期:2014/8/24 阅读:2593 次 【 】 B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野菜妈妈
    瑞娴 

    据说,在遥远的过去,印第安人称土豆为妈妈,因为土豆不仅可以作为蔬菜食用,同时是食物,只要有土豆在,印第安人就不会饿死。我听了这故事满心感动,不仅感动于土豆对印第安人的哺育之恩,还因为传说印第安人是中国人的后裔而倍感怜惜——殷商时期,一伙叛臣逃到了那片遥远的丛林中,在茹毛饮血的生存中逐渐遗忘了自己的语言,见了面却还是忘不了彼此殷殷相问:殷地安否?——这,就是人们称他们为印第安人的来由。

    不管这传说荒谬还是证据确凿,我都会感动于称土豆为妈妈的那份感恩之情。常怀感恩之心,是一个人的道德标志,不仅对于自己的同类,还要对自然中那些春生秋死的植物感恩比如,对野菜。

    我虽然没有挨过饿,我上辈的人却都挨过,甚至我的哥哥姐姐们也挨过,并且亲眼看见许多人以野菜果腹,才没有饿毙荒野,也曾亲眼目睹我白发苍苍的爷爷,因为挨饿而水肿,终于怀着无法说出的抱怨和遗憾倒在他亲手开垦播种的田地里。这件事,我和我的子孙后世们永不能忘,即使我死去化为灰烬与土地融为一体,我也会记得:在那片荆棘下柔软如面的沙地里,埋葬着我从未见过的爷爷!

    母亲曾跟我说:对那时的人来说,平时吃的食物蔬是后娘,因为它在最关键的时候不让你吃饱,却是荒郊野外那些平日无人理睬的野菜慷慨地奉献出它的乳汁,喂养了整整一个时期的人们。就恰如朋友,真正的朋友不是来锦上添花,而是来雪中送炭。亲疏远近,不要看和平富贵的年月,要看生死攸关的那一刻。

    其实谈到故乡的名吃,也是赫赫有名:什么烧烤、酱菜、辣丝、火腿,还有那烤得焦黄、根根肋骨都冒出香气的烤鸡背,若谈到野菜,就有几分小媳妇的胆怯,名不正言不顺,不知道能否上得了席面?但想想那贫困年代野菜的养育之恩,不亚于生身父母——父母那时候尚且饿得奄奄一息,连挥一挥棍子驱赶野狗的劲儿都没有了呢。野狗正在门槛外瞪着饿得发绿的眼睛虎视眈眈,就等着你饿晕了好跳过来吃你呢。

    我记事的时候,已经可以不至于像爷爷那样饿死了,却也仅仅能够添饱肚子而已。而饱肚子无非是玉米面饼子、地瓜、地瓜煎饼……冬天的时候,锅里煮着的永远是白菜萝卜,锅四周贴着黄澄澄的玉米饼子,有时锅里煮的是地瓜干,一页页叠加在一起,你压着我,我压着你,看见它们拥挤的样子就让人反胃。掀开锅,就有一股甜腻腻的味儿腾地冒出来,噎得人喘不上气来。不吃,就够了。没当看到家里人就着咸菜条咯吱咯吱嚼地瓜干,我就在一边愁得哭。饿得三根筋挑着个瘦头了,还是不肯多吃一口,逼得家里人只好去街上给我买狗肉冻吃。

    好在那时的青菜十分丰富,不用化肥,都用自然肥,在菜园里绿得十分清脆娇娆,吃起来味道特别鲜,特别浓。夏秋的时候啥菜也不缺,冬天却只能用那种粉皮一样透明的薄膜来扣种,一畦子一畦子的,在阳光下亮亮的连成一片海洋。

    可是即使种这么多畦子的青菜,又怎么能够那么多嘴来吃呢?冬天尚且能在潮湿的地窖里储存地瓜、白菜和萝卜,春天时候青黄不接,白菜烂了,萝卜糠了,菜毛都少见了。吃不到菜,即使吃也顿顿是白菜炒粉条子,或者萝卜炖粉条子,吃烦了,换个花样,变成粉条子炒白菜,或者粉条子炖萝卜。菜里的油星,少得像孤独的岛屿,吃得人眼珠子都转不动了。盼着快吃点新鲜蔬菜啊,人的脸都黄了啊

    这时候,田野里的麦子正绿得蓬蓬勃勃,野菜开始长出来救灾了,田垄上、小路旁长出灰灰菜和萋萋来了!

    这下我们有事儿可以干了,放了学,一个煎饼卷一根咸萝卜条放嘴上叼着,再把柳条篮子往头顶一扣,我们就歪歪扭扭地排着队向野外进发了。

    灰灰菜和萋萋与我感情最深的菜,至今仍让我感觉亲切如姐妹。它们在田垄上,得以和麦子一起允吸着肥料,长得肥肥胖胖。但麦子要到四月才能收获,平常日子还吃不到,它们这时候却就可以救急,成为我们的腹中物了,所以我们宁肯喜欢野菜,也不感激麦子。我们把灰灰菜和萋萋连根薅出来,也算是为麦子除草驱敌。它们要是老了,我们就用手指将它们拦腰掐断,只将上面嫩的部分放进篮子里

    我们吃野菜多了,都懂些基本常识,灰菜有一种——就是红叶子并且镶金边的那种是有毒的,据说吃了就死人;萋萋菜(我们叫它萋萋毛)的叶子有一圈锯齿,不小心就让它把嫩嫩的小手划得冒血丝儿。它长得不好看,却有一副玫瑰小姐的脾气。它又是好心肠,谁要是让镰刀割了手,或者让锄头蹭破了皮,将萋萋菜叶子揉烂了挤出汁液滴在伤口处,血立马就会止了。

    灰灰菜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野菜了!母亲将它用开水烫了,再用豆油炸葱花倒入,等冷了再用蒜泥凉拌,吃起来那个香那个鲜啊,至今想起来我还要咽口水。城里的朋友不吃灰菜而吃马苋菜,说灰灰菜吃了水肿,我想这真是到哪山砍哪柴,到哪河脱哪鞋,啥时候说啥话!我小时候吃了那么多年,仍瘦骨伶仃的,也没见什么时候肿过,我们村里的小伙伴个个采了回家吃,也没见谁第二天变成胖子。

    村里人也有吃马苋菜的,也是用蒜凉拌,我到伙伴家尝过,满嘴咯吱咯吱像嚼着虫子,味道还有些酸,哪有灰灰菜好吃?真不知道为何有人对灰灰菜那么大的偏见,而且据说人吃了马苋菜才真正水肿呢!

    儿时对灰灰菜有些疑疑惑惑倒是真的,因为貔虎子精的传说,怕吃了灰灰菜变成了貔虎子精。

    萋萋菜味道很鲜,无奈那层刺儿讨人嫌,不能炒不能拌,剁碎了撒进疙瘩汤里,还毛刺刺地扎嗓子,这种小辣椒的性格,让人对它既爱且恨,胆小的人就对它敬而远之了。看来,个性也要适度,才能令人接受。

    我家乡那一带特有的野菜,就是沙蓬菜了。叶子细得像头发,却青葱儿一般圆滚滚的,里面蓄满了从沙地吸收的水分。这种耐寒的植物只有在沙地里才有,我们那一带的河流干了,风刮出无边无际的沙地,所以有幸让这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在那里安家落户。

    凉拌后的沙蓬菜真香啊,尽管有些“柴”,有些硬,嚼在嘴里沙沙作响的那种感觉,却是其它野菜没有的。有一年春天回老家,我和朋友一起采了灰灰菜,又到沙地里采了沙蓬菜,掺到一起凉拌,味道十分特别,灰菜软沙蓬硬,刚柔相济,相互对比补充,那种天然而又独特的味道是世间任何的厨子不出来的。

    我总是怀疑沙蓬菜是从沙漠里来的,在浑善达克沙漠,我赤脚走在细软如面的沙地上,恍惚回到了家乡,我在莲针草和芨芨草之间寻找沙蓬菜的身影,遗憾没找到。在马头琴悠长的伴奏声中,卷发披肩的蒙族歌手在唱着神秘的呼,可是仍唤不醒我这个异乡人,我总是错把异乡当故乡。我疑惑沙蓬菜就在哪蓬紫色草下藏着,怕我看见它像在家乡那样将它薅出来,带回家烫了凉拌。

    家乡的树林里还有一种野蒜,也是可以吃的。说是蒜,是指它的根茎,确实是蒜的模样,却小得像豆粒儿,能辣得人僵鼻子流眼泪。野蒜裸露于地的叶子像韭菜,我们去树林里剜苦菜和野茄子喂兔子的时候,常采一把蒜叶到煎饼里吃,味道怪怪的,吃着吃着就疑惑起来,将它们从煎饼里拽出来扔到野草间了,因为有人说野蒜那细细的叶子是死人的头发,你说恶心不恶心

    记忆中童年吃的最鲜美的不是牛羊肉,而是野蘑菇。

    “雨伯伯送来新奇的礼物,森林里钻出千百个蘑菇,一个个头顶圆圆的草帽,身上穿着各种衣服……”这是学时学的一首诗,题目叫《雨伯伯的礼物》

    春风一刮,小雨一下,蘑菇就戴着草帽从潮湿的地下钻出来了,明媚新鲜的阳光从高大的树杈间泻进来,照在那些毛茸茸的蘑菇上面。它们或者生在树墩上,或者生在地面上,或者从石缝中探出来,千姿百态,五彩斑斓,美丽异常。走几步,就会碰到一个蘑菇部落。

    最好吃的蘑菇是那种从柳树根上长出来的,我们称它“柳蛾子”,它是白色的,像白面书生那样清秀干净,上面没有花纹,底部的竖纹非常细腻清秀。做汤吃,味道格外鲜,肉也格外嫩。还有一种是腊条棵里长出来的蘑菇,可惜我已经忘记了它的模样。

    大人教导我们:蘑菇有毒,毒可致命,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有毒的,甚至是有罪的。野外那些撑着小伞的蘑菇也是欺负人的,有时任凭你将眼珠子瞪得几乎要掉下来,它就是不出现。好像你提着篮子走到哪里,它就躲起来了,有时躲在石头底下,有时躲在树后,有时躲在草丛中,像个和你躲猫猫的孩子。

    新生的蘑菇有一种鲜味儿,像榆钱儿,像茅草生出的嫩芽,大自然到处是那种新鲜芬芳的气息,鲜得让人忍不住想咳嗽春天美好得叫人兴奋和慌张,而蘑菇只是这些美好事物的一种。我曾经用一毛钱,买了伙伴半篮子的蘑菇。做汤的蘑菇,得直咳嗓子眼儿,它比味精、比任何的调料都鲜美……

    那时候每到春天,苦菜遍地开黄花,野茄子遍野开紫花,还有崖头阳光里那些醉醺醺的醉酒棵花亲切明媚如邻家小妹穿的花褂子,我们每天下午都会用小篮子剜回一些……它们生得好看,又都是可以吃的,不过因为有了那么多胖胖的野菜,这些瘦小的野菜基本都成兔子食了。秋天的时候,坡里还有一种野豆子,尽管豆荚很小,却累累赘赘长得很多,采回家去晒在笸箩里,可以做豆瓣酱吃……

    恍惚间,吃野菜的岁月已经成了发黄的记忆。如今,日子好了,吃来吃去,却发现很多食物和蔬菜都已经丢失了味道。天下的菜系,就那么寥寥可数的几种;天下的水果疏菜,也并非多得数不过来。变着花样地吃来吃去,人的嘴巴其实在重复地咀嚼着相同或者相似的味道,要不是饿了或者不吃饭就要饿死,人大概早就厌烦了。长这么大,5分钱的学生菜吃过,海参鲍鱼燕窝吃过,最最难忘的不是那些珍馐美味,却仍是小时候在乡间吃的那些野菜。

    野菜喂养了我们的身体,强壮了我们的筋骨,填补了我们贫瘠的记忆。一个地方的饮食文化若是不把野菜列上,那可有失公道,甚至可以说:那个地方的人太没良心了。别忘了在最困难的时候,养活我们的不是山珍海味,而是田间地头、树林溪边的那些野菜……

    如果我的母亲还活着,我想她一定不会反对我叫野菜一声妈妈

1楼  姓名:芦花梦 评论时间:2015/2/6 5:20:50
   林林总总的野菜,让人深感大自然的厚爱。字里行间歌颂的是大自然的赋予,那叫天无绝人之路。大地母亲总是在默默无闻地付出着,野菜曾经伴随着我们度过难关,着实不能忘怀。精彩散文!
本文共有评论 1 篇︱查看本文的评论
 相关文章
 一个下午    849 次 2012/1/6
 落日    862 次 2012/1/6
 春眠情结    1030 次 2011/3/7
     884 次 2012/1/6
 林黛玉=安妮宝贝笔下的女子    1599 次 2008/3/14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1187295260@qq.com
  • 电 话:13001130361   QQ 1009068986 1187295260 创作群195592079 文学群167243224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全新打造    网络支持: 中网协
  • Copyright ◎ 2003-2018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0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