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影视创作 >> 影视艺术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一幕 上)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一幕 上)
  • 来源:原创 作者: 运河杂志 日期:2012/7/15 阅读:1551 次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一幕 上)

     

     

     

    人物表:

          26

    秦玉珠    23

          38

    秦小蕊    19

    群众若干人

     

    幕(上)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

    〔寒冷的冬天,夜晚。

    〔中国西部,大山深处一个贫穷闭塞的小乡村。

    〔农家小院,石头垒成的小屋,分卧室和堂屋。卧室的土炕上铺着半新的被褥,分隔堂屋与卧室的小窗上贴着簇新的大红喜字。堂屋里有灶台、水缸及粮食囤,囤上  放着一个粗糙的小木箱。

    〔穿着红衣红裤蒙着盖头的周嫂端端正正地坐在卧室的土炕上。

    〔卧室的门槛外面,放着一个燃烧的炭火盆。

    〔院子里男人们还在拼着酒,争吵声、划拳声、粗鲁亲昵的骂声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乡村婚礼。〕

    〔幕启:罗明穿着半新的蓝色建设服,敞着怀,里面的白衬衫上打着补丁。他的神情与小屋里的喜兴气氛极不相衬,似乎是喝了许多酒,沮丧的痛苦加上酒后的歇斯

    底里,使他本来非常年轻漂亮的脸蛋儿都变了形。他的手里攥着一个酒葫芦。〕

     

        来人吃来物,秃子换葫芦。油葫芦醋葫芦,不如手里的酒葫芦……酒,周嫂自己酿的苞谷酒——周家寨的老娘们都会干这个。好酒啊,冲!不信你尝尝,你得靠着墙站好,喝一口下去,就像一头小牛犊儿往你胸口上撞……(举着葫芦扬脖喝酒)来,喝,喝他娘的……

    村主任  我说各位乡党,差不多就行了,明天咱还要学大寨呢?再说也得给人家罗明和周嫂入洞房的工夫不是?

    村民甲  老主任,您就别操这心了,人家罗明和周嫂早就两个瓢合成一个葫芦了。

    村民乙  人家罗明和周嫂合成一个葫芦你怎么知道的?

    村民丙  孤男寡女的一块儿住了一个多月,能绷得住吗?

    村主任  行了行了,咱们早点儿散吧,别闹了。

    村民甲  别介呀,小秀才那副对联还没贴上呢。

    村主任  什么对联。

    村民乙  大喜的日子怎么也得见见红呀,炕上不见红,门框上也得见红呀。小秀才,快把那对联贴出来。

           〔乱哄哄地贴着对联。〕

    村民甲  小秀才,给大伙儿念念。

    小秀才  上联是:文化革命成就一对新夫妻。

        对对,要不是文化大革命,咱周嫂怎么能嫁给一个大学老师呢?

    小秀才  下联是:战天斗地重操两个旧家伙。

           〔稍倾,众人哄笑起来。〕

    村民甲  行行,小秀才,真有你的,这对联写绝了。

    村民乙  对对,男人是天,女人是地,战天斗地重操两个旧家伙……咦,不对呀,周嫂是老椿木石见过大棒槌了,人家罗明可是童卵子仔儿。

    小秀才  总不能说一个旧家伙一个新家伙吧?

    村民甲  管他新家伙旧家伙,只要能刨得准挖得深就行……

           〔村民们又哄笑起来……〕

        笑吧,笑吧,有什么好笑的?

    村主任  别笑了,你们这帮坏小子,还有完没完?

    村民乙  大喜的日子,您还不让我们笑笑。

        这好笑吗?对,是好笑。一个大学教师跟一个比他大12岁的农村寡妇结成了夫妻,能不好笑吗?

    村民甲  闹洞房闹洞房,这洞房就得闹,不说不笑不热闹。

        洞房……洞房?这是谁的洞房?难道我真的跟周嫂结了婚,一会儿我就跟周嫂在这洞房里干那苟苟且且的事情?秦玉珠,你看见了吗?在这农村的土炕上,我就要将一个比我大十二岁的女人压在身子底下了……秦玉珠,你准备的那床尼龙缎的被子呢?你绣的那一对鸳鸯戏水的荷叶枕呢?你用废胶卷做的床头灯呢?还有……还有……

    村民甲  周嫂,我们走了,给你道喜了。您这也是老牛吃嫩草,天天被窝儿里搂着个小女婿

    睡觉,美吧您就。

    村民乙  周嫂,女人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您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人家罗明是小白脸,身子单薄,您可得悠着点儿。

    村主任  罗明,大伙儿要走了,你们早点儿歇着吧。

      (急忙出门)别别……别走呀……喝,接着喝……我还没喝够呢,大伙儿还没尽兴呢。

    村主任  罗明,你就别出来了。

        我送送……送送乡亲……谢谢乡亲们来捧场……

    〔杂杂沓沓的脚步声离开了小院。

    〔灯光渐暗,夜突然安静下来。

    〔远处传来清脆稚嫩的童声歌谣:顶花的黄瓜谢花的藕,新娶的媳妇头一宿(读xiu,

    三声)。鲜鲜灵灵的头一宿,顶花的黄瓜谢花的藕……〕

    〔周嫂沉不住气了,撩起了盖头下了炕。伸着脖子冲外面听着动静。〕

    〔童声歌谣继续传过来:顶花的黄瓜谢花的藕,新娶的媳妇头一宿……〕

        头一宿怎么了?你们这些小跑卵儿懂什么?头一宿就是鲜灵,过瘾,美……

    〔周嫂刚要跨过门槛,发现了炭火盆。〕

        谁这么缺德?还放个炭火盆干什么?让我上刀山下火海吗?哦,说我是二婚头,子孙饺子不给吃,滚床的免了,连天地都没拜。被窝儿也要自己铺,干嘛单单给我预备个炭火盆。烧我什么?把先前我那死鬼的冤魂挡住,把我倒霉晦气烧掉?我倒霉吗?倒霉的是他……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周嫂又急忙回到卧室的炕上,蒙上盖头。〕

          〔罗明进来了,抄起灶台上的酒葫芦,又仰脖喝起来,酒葫芦是空的。罗明将酒葫芦扔在地上,颓然坐在了灶台上。〕

        走了?

        走了。

        都走了?

        也许还有听窗户根的。

        缺德的玩意儿,让他们听吧,听吧,越听心里越抓挠儿。

          〔罗明踉踉跄跄地要进卧室,却一头扑在了粮食囤上,双手顺势抱住了那木箱。〕

        啊,还有你,你还在这儿。你在这儿干嘛,也等着跟我入洞房吗?

        你在说谁?谁还没走?

        它。

        他是谁?

        我的宝贝。

       你的宝贝?

        我被打成了反革命,什么都没带出来,只把它带来了。

        你在说你那只木箱子呀,我给你放在粮食囤上了。

           〔罗明打开木箱,从里面拿出一封信,展开。〕

        啊,好了,就是你……我找的就是你。

        又是谁呀?

        海誓山盟。

        什么海誓山盟?

        甜言蜜语。

        谁的甜言蜜语?

        柔情蜜意。

        哪儿来的柔情蜜意?

      (读着信)杰,我亲爱的,这一天我好幸福,这是你第一次吻我,我把我的初吻献给了你,我把我最纯洁的爱情献给了你,我把我的毕生都献给了你,你是我永远永远的爱人……我的杰……

        你别瞎说,我可说不出这么肉麻的话。

           〔罗明将信扔在炭火盆里,纸灰燃烧着。罗明又从小木箱里拿出一封信。〕

      (念着信)杰,我亲爱的杰,你太让我惊讶了,太让我不可思议了。今天见到你妈妈我才知道,你原来是革命烈士的后代。你的父亲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了,你怎么从来没有说过呢?你总是说你是个农民,是个农民的儿子,你从来没有说过你是烈士子女。杰,我太钦佩你了,你太高尚了,能够跟你这么一个高尚的人终身为伴,是我最大的幸运……杰,我答应你的求婚,真高兴你向我正式求婚了……

        罗明,你说什么?你在跟我说吗?

        我真的没想到能嫁给你,能嫁给你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

        是啊,我是没想到,我死了丈夫之后,我的心都死了。我也想过嫁人,一个二婚头,还能嫁给什么人,老了能有口饭吃就行了。我根本没想到会嫁给你,你比我小十二岁,还是童男子,还是大学教师。连村里那些鲜鲜灵灵的小丫头都眼馋得要死,说我是一个跟头栽在有毛的皮袄上了……罗明,我的好人啊,你说我哪辈子积了德了,能嫁给你呢……

      (读着信)我答应你,我一百个答应你,一千个答应你,一万个答应你,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了……

        是啊,我答应你,我是你的了,我要好好地服侍你,你愿意怎么使唤我就怎么使唤我。我给你洗衣服做饭,给你铺床叠被,还要给你生孩子。我现在是你的老婆,以后就是你的孩子妈……

           〔罗明把信扔在炭火盆里,看着那跳动的火苗儿。〕

      (又拿出一封信,读着)海可枯,石可烂,爱你的心永不变……

        我知道,我知道你罗明,我早就知道你是有情有义有良心的人,我信得过你。你不说这些我也信得过你,我心里有数……

      (读信)头可断,血可流,伟大的爱情不可丢……

        罗明,你是在说我吗?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听着怎么像是开大会时候的口号呀?咱们都是夫妻了,还用得着喊口号吗?罗明,你怎么了?你真的喝多了在说酒话吗?

        海可枯,石可烂……头可断,血可流……嘿嘿,豪言壮语,真他妈的豪言壮语……我问你,海枯了吗?石烂了吗?头断了吗?血流了吗?那么你哪儿去了?

        我在这儿呢?我在这儿呢罗明……

        你跟我一刀两断了,你跟我划清界限了……

        你说什么呢罗明,我什么时候跟你划清界限了?划得清吗?我从来就不相信你是什么反革命,还他妈的现行反革命?放他妈的屁,有这么仁义的反革命吗?你说,村里那么多人家,都不愿意收留你,不是我把房子给你腾出来住的吗?我不怕,你就是真的反革命我也不怕,公社来人还让我监督你,让我打你的小报告,他们瞎了眼,把我周嫂当什么人了?老主任说,你不是反革命,你是苦出身,你是革命的后代,你凭什么要反革命呢?

        我是反革命,我写了一本诗,一本反动诗。他们批判我,我不能承认,跟他们顶了起来,就说我是现行了,往死里整我。

        罗明,你受苦了,我知道你受苦了。

           〔罗明又将信扔进炭火盆里。〕

        罗明,门口有一个炭火盆。

        我知道。

        你从那炭火盆上迈过来。

        迈过来?

        这是老年间留下的规矩,从火海上一过,把过去那些孽债都一笔勾销了。

        勾销的了吗?

        你在烧什么?怎么有纸灰味儿?

        我就是在烧纸。

        结婚大喜的日子你烧什么纸?

        我在送葬。

        你怎么说这些丧气话。

        你不是说要把过去的孽债一笔勾销吗?我在给爱情送葬,我在追悼爱情。我要把爱情钉进棺材里,埋进坟墓里,让他泛滥发臭。

        别说酒话了,快从那炭火盆上进来吧。

        干什么?

        你得给我揭盖头啊。

        揭什么盖头?又不是不认识。

        也是,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装什么大尾巴蛆呀。(自己甩掉盖头)来吧。

           〔罗明坐着没动。〕

        啊……我已经把被窝儿铺好了,铺的是合和被。你知道什么是合和被吗?

           〔罗明无语。〕

        就是一个被窝儿,你没听说吗?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泥窝土窝,泥窝土窝不如两口子钻一个被窝……(掀开门帘看了看罗明,挑逗着)铺多厚盖多厚,不如两口子肉挨肉……罗明,天不早了,咱睡吧。

           〔罗明无语。〕

        罗明,我可先脱衣服了。

           〔罗明无语。〕

        我知道你是读书人,脸皮薄,还没经过男女间的事。没关系,有了第一次,就不知道什么羞臊了。没羞没臊,吹灯睡觉。啊对了,这灯还不能吹,头一宿洞房里的灯是不能灭的,有听墙根的,还有趴窗户眼的,要让没结婚的小青年见识见识……

           〔周嫂犹犹豫豫地脱着衣服……〕

        罗明,别绷着了,我把衣服脱光,躺在被窝儿等你……

           〔罗明拿着信看着。〕

        罗明,来呀……我把被窝儿都给你捂暖了……罗明,我知道你是第一次,你不懂,我教你,我好好教你……来吧,我的身子都软了,软塌塌的像是把骨头都抽掉了,我等你呢。我这心里空空的,身子也是空空的,空空的地方是给你留着的……

           〔罗明无语。

           〔周嫂爬起身来,掀起门帘。她上身穿着一个红兜肚儿,伸出雪白的裸臂拉着罗明。〕

        罗明,快来呀……

        啊,你先睡吧。

        咱一块儿睡嘛……

        我再等会儿。

        你……你没见我把衣服都脱了吗?

        啊,小心别着凉……

           〔周嫂跳下炕,猛地从后面搂住了罗明。周嫂下身穿着一条花短裤。〕

        罗明,我的好人……快进去,好好疼疼姐吧,姐想要你……(周嫂贪婪地抚摸着罗明)多好的人啊,这眉毛、这眼睛、这腰板儿……真让姐姐稀罕,姐姐太稀罕你了……来,姐姐给你脱衣服,听话,脱袄袄儿,脱裤裤儿,脱了裤裤儿摸肚肚儿……

           〔罗明挣脱着周嫂。〕

        周嫂,别别……

        第一次总是要害臊的。早臊晚不臊,早晚都得臊,不如早点臊,臊完好睡觉。

      (继续挣脱着)周嫂,别别……

        有了第一次,你就尝到了蜜罐子的滋味儿……

      (嚯地站起身)周嫂,你要干什么?

      (愣住了)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你不想吗?

        想什么?

        来吧,钻进被窝儿你就知道了。

        周嫂……我……我不想。

        不想?不想你跟我结什么婚?

        周嫂,你说……我们这就算是结婚了?

        是啊,我也觉得像做梦一样。

        我们这就算是夫妻啦?

        是啊,真的没想到……

        周嫂,你说……我们这叫爱情吗?

        都到什么地步了,你还说这不着四六的话?你在咱村挨门挨户地打听打听,有几个像你们城里那样搞勾连搭的爱情?不都是把一男一女拉扯到一块儿,你瞧我顺眼,我瞧你过得去……齐活了。

        这不叫爱情。

    村主任  不叫爱情叫什么?

        这叫交配。

        交配?到底是文化人,说出个文明词。这文明词我懂,不就是配种吗?驴马叫配种,猪羊叫打圈儿,鸡鸭叫踩蛋儿,坑里的蛤蟆叫配摞儿。猫想交配了是叫春儿,猪想交配是闹圈,狗想交配是起秧子,驴马想交配了是发情,人呢,人想交配了是浪。听听,多好的词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

        你别笑了。

        我想笑,我就想笑。这结婚大喜的日子,我能不笑吗?你知道吗?我这是浪笑。人浪了笑,猫浪了叫,驴浪了吧唧嘴,狗浪了跑细了腿。你就当我是叫春的猫,闹圈的猪,起秧子的狗,发了情的驴马行了吧。我浪了,我想交配了,我要跟你交配行了吧。

        你说的这些都是畜牲做的。

        你也知道这是畜牲做的呀?是你先说咱这是交配的吧?牲畜叫交配,人叫交配吗?

        人叫性交,跟这意思是一样的。

        性交是你们城里人的说法,我们庄稼人有一个更直接的词,大人小孩儿都会说,骂人的时候说得最多,你知道吗?

        我知道。

        知道你告诉我,你说呀。

        我说不出口。

        为什么说不出口?脸皮儿薄是吗?那我告诉你,我不怕。

        你不许说。

        我就要说。

        求求你,不说那句粗话行不行?

        粗话?怎么叫粗话呢?话糙理不糙,跟你说的交配不是一个意思吗?

        一个意思也不许说。

        那么你说。

        我不说。

        我想听。

        你想听什么?

        就是那个词儿。

        那个词有什么好听的。

        那个词是没什么好听的,可是我想听的是从你嘴里说出的那个词。那个词听着明白、直截了当、听着心里发热,耳根子发痒,浑身像通了电,过瘾。

        你要是真想听,那么我告诉你一个词,一个非常美好的词。

        什么词?

        做爱。

        做爱?

        对,做爱。人应该叫做爱,有爱才能够做,没爱不能做。这才是人,这才是男女之间应该有的行为。

        有爱才能做,没爱不能做……这么说,你不跟我做,是因为没有爱,对吗?咱们之间没有爱是吗?

        (无语)

     

     

 相关文章
 谢晋:一个人和他半个世纪的电影    5365 次 2008/10/20
 王梓夫 桃花三劫(三幕话剧)(第 二幕 下)    1597 次 2012/7/15
 电影,不该成了奢侈品    1994 次 2008/6/8
 一生要看的50部经典电影    1982 次 2008/3/8
 值得一生收藏的电影台词...(转载)    2849 次 2008/3/8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